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艺术的故事》--辽沈晚报访谈  

2016-05-13 20:20: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作协会员 一级作家女真谈文学艺术研究
《艺术的故事》:好读的西方美术史

来源:辽沈晚报 2016年05月12日 版次:B03 作者:

  本期嘉宾:  女真,本名张颖,中国作协会员,一级作家,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任省文艺理论研究室主任,《艺术广角》执行主编。

女真在接受辽沈晚报记者采访时说:“最近读过的一本书令我印象深刻,书名叫《艺术的故事》,作者是英国人贡布里希。”
  “和这本书的缘分,跟我的工作有关。我的本职工作是文学艺术研究,每天跟抽象的文艺理论及各种艺术门类打交道。当时我参加了一个文艺理论读书班,读书班的书目之一就是这本书。”
  女真谈到:“学过英文的人都知道,艺术与美术在英文里是难以掰开的一个词。这本书名为《艺术的故事》,其实是用朴素的语言讲述美术史。可能有人会问,书店里可以看见的美术史有各种版本,为什么这本英国人写的美术史,会成为我们文艺理论读书班的书目呢?这本身就是一个有趣的话题。据一位美术史专家讲,这本书最大的特点是易懂,不是美术专业的人,也可以迅速入门。”

  好看、好读、好懂
  并非浅薄的代名词

  “《艺术的故事》很厚重,但确实是一本我这样的美术外行也能够读下去的书。我以为,这跟作者的写作态度有关。作者在1950年的初版前言中说,编写这本书时,他首先想到的对象是刚刚独自发现了艺术世界的少年读者。因此,他在写作过程中,尽量少用学术用语,坚持用浅显易懂的语言,即使书中的某些讲法听起来像是随意闲谈的外行话也在所不惜。”
  “我理解为,这个叫贡布里希的英国人,就是想尽量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为那些在艺术领域涉足不深的青年普及艺术常识以及艺术常识背后更深刻的历史内容。因为浅显易懂,这本书一版再版,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可以说是风靡世界,被评为20世纪百部影响人思想的著作。然而在一些专家眼里,它只是一本通俗读物。”
  女真说:“半个世纪过去了,《艺术的故事》长期拥有读者的事实,让我反思,今天的少年读者、成年读者也许受到互联网、新媒体的影响,阅读越来越碎片化,依赖网络、手机,而让他们养成或者说重拾读书的好习惯,需要今天的写作者把书写得好看、好读、好懂。而好看、好读、好懂并不是浅薄的代名词。我一直喜欢的一个词叫深入浅出,我认为这个词适合所有的艺术创作,艺术是以最浅白、形象、易懂的形式表达深刻的情感、道理,也适合今天我们所说的各种书籍。除了表达自己的情感与想法外,写作者还需要与人交流,需要读者。读者不买你的账,写作者的价值又体现在什么地方?如果只是为了写给自己,别人读不读都行,那就不要出版,不要浪费纸和树,环保一下,放在个人电脑里让自己反复重温,或者发给几个朋友看看算了。”

  把不爱看书的人吸引住
  那是作家的真本事

  “爱读书的人,开始读书很多是从兴趣出发,差不多都有一个由浅入深的过程。我的儿子小时候爱看《三国演义》,这部作品对很多男孩子都特别有吸引力,书里那么多人物,性格鲜明、栩栩如生,打仗啊、热闹啊,还有各种机谋、策略,好玩。《三国演义》他看了好多遍,差不多能背下来了。他是自觉地看,没有人督促。后来,易中天教授在《百家讲坛》中‘品三国’,他又开始追易中天,易中天那几年出的书他差不多都读了。再后来,易中天说真正的三国历史要到《三国志》里去读,《三国演义》是小说,不是史实,他便催我买了《三国志》,拿《三国志》和《三国演义》对照着读。但像《三国志》这样的书,连我这个学中文的成年人都读不下去,而他却能读下去,我想这一定跟他从《三国演义》开始的读书兴趣有关。”
  “我很惭愧,我自己写的一些文章、书籍,我的儿子并不喜欢看。他现在在外面读大学,有时候我把刚写好的文章发给他,他礼貌性地表示自己收到了,却很少表达自己的读后感,这与他跟我没完没了、津津乐道《三国演义》之类的书时反差很大。我自己反思,可能是我写的那些婆婆妈妈的内容不在他的欣赏范围,我们之间存在着性别差异、年龄差异,但更可能跟我写得不够好,没能吸引住他有关。”
  “我的日常工作是研究文艺理论、编理论刊物,但我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写小说的人。我写小说,也大量读小说。我现在越来越喜欢那些写得好看的小说。好看,让我第一时间能读进去的小说,其实也不多。故事不够精彩,人物形象不鲜明,语言不纯粹,表达的思想太浅白,情感太虚假,选材太媚俗,表达方式太简单,等等,都阻碍我这个职业读者继续翻看。我经常想,我们没能写出好看的小说,以及好看的其他各种书,也是今天的读者越来越难把书本阅读放在第一位的一个理由吧。”
  在采访的最后,女真向记者表示:“读书的好处有千万种,不用我多讲。我只想讲一样:能写出把不爱看书的人吸引住的书,那是真本事。我这样讲不是说让我们的写作者都去迎合、媚俗。不是这个意思。我想说,在表达我们自己的真正情感、想法的时候,我们要真诚地、艺术地、聪明地去表达。我相信人心是相通的。当我们艺术地表达了自己时,可能就是我们与读者真正架起沟通桥梁的时刻。只有写作者与读者真正心有灵犀,我们的写作才更有意义,更有价值。写作者对我们时代阅读的兴盛或者衰落是有责任的,我认为这不是夸张,也不是自我感觉良好。”
  “小说要写得好看,给孩子们准备的教科书、各种课外读物,以成年人为目标读者的各种书籍,也都应该写得好看。让读者真正发自内心地走进书籍,读书的各种好处才能体现。”女真说。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李爽

分享到: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