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树之神(散文)  

2013-08-02 14:14: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一个在沈阳生活了将近三十年的外来者,这个城市对我的魅力之一,是有了北陵这样的去处。

1927年,奉天省政府将昭陵辟为公园,以北陵命名。昭陵葬清太宗皇太极和他的后妃孝端文皇后。自清崇德八年(1643年)起陵,到顺治八年(1651年)峻工,又经康熙、嘉庆二帝增建,昭陵今日规模始成,清代关外三陵中规模最大、气势最为雄伟的一座。

北陵公园330公顷,大部分覆盖着树丛,春、夏、秋三季,北陵的新绿、繁花、秋叶,既悦人眼目,怡人情性,也向这个以重工业闻名的都市释放着丰富的负氧离子,让人徜徉流连。我的北陵之爱,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这一大片让人心醉的树。

北陵的树,最有威严的是站在陵前的古油松。经历了三百多年风霜雪雨的油松,高大、挺直、威严,在主建筑中轴线两旁耸立,让人没等走近就感受到不凡气象。冬季,雪挂松枝,洁白晶莹,掩映着红墙、金瓦,蓝天下别有滋味。雪霁初晴,总有人冒严寒来这里拍照。北陵松挂,是北方寂寞冬天难得的美丽景致啊。

陵后是另外一种景象:松、柏、杨、柳、槐、榆、柞乃至更多我说不出名字的乔木、灌木,构成了林子的丰富多彩。它们好像约定了不一起叶绿,不一起花开,甚至不一起叶落,依着季节的更替和各自的品性,参差吐绿或者绽放花朵、巧结硕果,以不同形状的叶子、不同气味的芬芳,让不同季节来亲近它们的人每一次都有惊喜、发现。杂树中间的土道两旁,树枝上还挂着许多红色的布条。沿着布条的指引,你会来到一棵大树下,这棵大树,通常是古松,站在某个角度看,你可能觉得它像观音菩萨,像一只静卧不动的神龟,或者因为那棵松从主干上忽然分出了两枝,像极了一对婷婷玉立的双胞胎姐妹,具体像什么,全凭你当时的心情,以及你的想象力。

陵后林中名气最大的,是被称为神树的那棵古油松。古松主干粗壮,从地面长出一米多后,忽然平均分出六个枝杈,每个枝杈在离开主干不远后转身向上,同样箭指苍穹,站在树下,透过浓密的松枝,你会看到遥远的蓝天、变幻的云狗。为了保护地面不被过分踩踏以致板结,神树围上了铁栅栏。纵是这样,神树高高的枝杈上还是垂了许多红色的布条,不知用什么手段挂上去的。六个枝杈,象征着升官、发财、平安等六种人生愿望。神树前断不了有人祈祷,来林子深处锻炼的,也有的习惯了绕树三圈,即使没有念念有词,一定也在心中默念过什么吧。

朝拜者四季不断,松鼠也找到了生存的捷径:到神树下等待,自有人来喂养。

神树下的松鼠不怕人,期待人的到来。是为陵后一景。

走在陵后的树林中,忍不住想:为什么同样品种的松,在陵前长得那么高大挺拔,到了陵后,突然就不肯循规蹈矩了,多姿多态,那么随便、那么放肆,难道树也知道自己的位置吗?身处陵前的,是给前来祭拜的先王子孙、官员人等看的,所以要端庄;长在陵后的,因为不必上台面,就随意恣肆了?

知道自己是在乱想。树不会有人的这种弯弯绕儿心思。但是为什么?总得有个理由吧?

百思不得其解。有一天,我站在某棵写有编号的古松下,反复看解说牌上的文字,脑子一下子好像清亮了--油松分布在千山、昭陵(北陵)、福陵(东陵)、避暑山庄等地,昭陵的油松,是建陵后从千山移植过来的。千山!那是我故乡所在,小时候去过多次的地方,长白山的余脉啊,峰奇、石峻、松怪,记得千山无量观山门边的悬崖峭壁上,有一棵高1米3,直径6厘米的小松树,每当风起,小树沙沙松响,有摇摇欲坠之势,人称可怜松,无数文人墨客咏叹它的坚强,并以此励志。这棵一米多高的可怜松,据说已经四百余岁。这就对了。史载,昭陵古松来自千山。清初,皇太极把京城从东京(今辽阳)迁到盛京(今沈阳),皇太极死后,后人把千山(清归辽阳管辖)的松迁过来给他安葬。那些挺拔的小树栽到陵前,模样不够周正的栽到陵后,三百多年过去,就有了偌大的差别,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或挺拔或多姿、引我们无数联想的古松群。

北陵现存古松两千余,每一棵都有编号。北陵的古松,跟千山无量观悬崖边上的小可怜儿,树龄非常接近。我愿意相信它们同源。一个在悬崖边站立了几百年没长高,成了励志的榜样;还有一些,被挪到昭陵,陵前陵后,护佑着地下君王,土壤肥沃,长得高大粗壮,给无数后人带来阴凉,也给我带来无限遐想。

然而,我的释然并没有持续多久。

偶然看到的一篇关于北陵的文章说,陵后那棵神树,树龄六百年。六百年什么概念?清朝还没影儿呢,时值大明,天下姓朱。那时候,现在北陵这一带,是良田还是荒野?清初选陵人,因为看到了这棵大松树,才将此定为陵址吗?1643年,这棵松二百多年,也是一棵古树了!

不知道去哪求证。

索性不多想。人类一思索,大树就发笑。树给人带来阴凉,带来果实,可以比人活得更久远,是人从远古时代就开始敬仰的万物神之一。有一些树,不怕闪电雷击、干旱虫袭,躲过了人类的战火以及生存的刀砍斧斫,它们比高贵的帝王和炼丹的仙士活得更久,比人间所谓的寿星佬也活得更久,几百年乃至上千年,目睹过王朝更迭、桑田沧海,岿然屹立,宠辱不惊。

人类自叹弗如。

这就是神树。

人有敬畏,比如一棵树,是幸福。

我在树下仰望。


载<沈阳日报>2013/8/1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