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自己的“高密东北乡”(文艺随笔)  

2013-03-20 13: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自己的"高密东北乡"(文艺随笔)

女真

 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中国作家莫言,预示着一个叫“高密东北乡”的地方,将被中国本土之外更广阔世界的读者逐渐认识,有可能与美国作家福克纳笔下邮票大小的地方、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的马孔多小镇一样,成为世界文学版图上不可忽略的小说重镇。

 1984年,“高密东北乡”在短篇小说《秋水》中第一次出现,以此开端,将近三十年,莫言的大多数作品,故事、人物、风土、人情,几乎都离不开这块厚实的土地。广阔的平原,湍急的大河,粗犷的高粱地,成为莫言小说世界越来越清晰的背景。“高密东北乡”是莫言的老家,他生长的地方,但正像莫言自己所说,他作品中的“高密东北乡”,与现实中的高密又不完全相同。现实的高密一马平川,小说中的高密崇山险峻;现实的高密河水涓涓细流,小说中的高密河流广阔、湍急;现实的高密几乎看不见高粱地,而小说中的“高密东北乡”高粱地一望无际,“我爷爷”、“我奶奶”徜徉于其中,孕育了“我父亲这个土匪种”。文学常识告诉我们,莫言用三十年时间回望、辨析和描绘的这个地方已经不再是我们肉眼凡胎可见的高密,而是浓缩了他对中国乃至世界种种看法的文学的高密,“高密东北乡”已经超出了现实地理意义,成为作家莫言个人独创的文学领地

从四处游荡的文学流浪汉,到拥有丰富内涵、广泛拥趸的文学领地,莫言的创作经验告诉我们,真正有志向的作家,必须建构自己独特的文学世界--植根于现实,又超越现实,以生动的故事、个性化的人物形象,慧眼独具,说真话;要有大厦意识--故事、人物都在一个共同的大的背景之下,都应该是属于作家独特文学大厦的有机组成部分。“高密东北乡”那样的文学领地,首先要有坚实的现实基础。所谓艺术来源于生活,是说所有的艺术,包括文学,都是盛开在土地之上的鲜花,都离不开现实的滋养,故事、人物、场景,是特定时代可能发生的真实,文学跳不出现实这个如来掌心。但文学的魅力在于,绽放于现实土壤之上的艺术之花,具有高于现实的的独特性。能够以具体生动的文学形象充分调动读者的生活经验、精神想象,导致阅读者与写作者一起达到精神上的交流、完成文学的升华、成为人类文明硕果的作品,必定是那种充满了大胆想象力的、具有不可替代性的有创造性的文本。

作家和读者一样生活在现实中,不同之处在于作家应该具有抽象、提炼现实生活精神本质的能力。有些作家深入生活某一领域,深入了很长时间也写不出有力量的作品,可能是生活本身不精彩,更可能是作家的能力不行。作家没有能力提炼现实生活,没有能力在现实生活基础上进行大胆的文学想象,人物形象不生动,思想不深刻,作品苍白,读者自然不会买账。

作家对某种文体达到一定程度的技术把握不难,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诌;想象力帮助作家更上一层楼;但作家最根本的能力,还在于思想力,即作家对现实生活的整体认知。对现实生活精神观照的能力,最终决定高于现实的文学能够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在创作上,有的作家看上去很聪明,什么题材都敢涉猎,什么时代都能写几笔,作品数量不少,但因为没有自己完整坚定的世界观,没有对生活经验独到、深刻的发现,没有建构大厦的自觉意识,这样的作家,作品再多,也只能是所谓的流浪汉,成不了大气候。

苍天厚爱,辽宁作家能够书写的现实可以用丰富来形容。神奇的白山黑水,漫长曲折的海岸河流,五千年文明曙光初现,多民族不断冲突与融合,王朝崛起复跌落,持续多年的移民潮,异族的侵略与凌辱,工业文化拔地而起、、、、、、无论自然景观还是人文内涵,辽宁作家应该大有用武之地。近些年来,辽宁作家创作的一些优秀作品中,也可窥见辽宁作家的抱负和追求,谢友鄞小说中蒙汉杂居的辽西边地、孙惠芬小说中的歇马山庄、李铁小说中的国营大厂,这些渐成规模的文学建构,已经成为辽宁文学的宝贵收获。但如果以诺贝尔文学奖和“高密东北乡”这样的尺度来衡量,很多辽宁作家的创作数量不少,题材领域很宽,却不能产生较大的文学反响,不能在当代中国文学乃至世界文学的大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致命之处也许正跟缺乏建设文学大厦的自觉意识有关。没有远大理想,不作宏伟蓝图,即便看起来在书写现实经验,也只是停留在浅层次。缺乏大胆的发现和想象,缺乏提炼和升华,缺乏深刻精神观照的作品,只能进入现实的而不是文学的“高密东北乡”,更不可能步入文学的最高殿堂。

建大厦,不做文学流浪汉,辽宁文学有丰厚的现实土壤,给作家提供了步入高贵殿堂的可能性,却任重道远。

原载<辽宁日报>2013年3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