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观戏记(随笔)  

2012-09-10 19:4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壬辰年正月初四,沈阳梨园剧场演出京剧《白蛇传》。挈子同行,在半场观众中细数有几位小朋友。京剧是国粹,但年轻观众越来越少是无奈现实。屈指可数几位小观众,都是从父母甚至祖辈一起来的。演出开始不久,即有小观众不耐烦,被大人带出剧场;余下的更少数,显得尤为珍贵。想起头几年舆论,让京剧进校园、进课堂,振兴京剧从小朋友抓起,不知现状如何?

白蛇传故事是中国著名传说之一,许多地方剧种都有关于它的戏,近年还拍了电视剧、出了长篇小说。其实如果想单纯了解故事,真没必要非得到剧场。寥寥几百字可以讲完的传统老故事,之所以还要到剧场里去看、去听,不光是要了解故事,更是要现场听唱念、观作打。不耐烦的小观众估计是被白娘子与许仙谈情说爱、咿咿呀呀的拖腔唱跑的--白娘子开始盗仙草、与法海斗法时,令人眼花缭乱的打斗还是能够吸引小朋友眼球的。

近几年的文艺作品,电影、电视、小说,时兴穿越,一开始有些新鲜,穿越多了,难免受指责。其实中国传统文艺中,穿越之处比比皆是。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多典型!白蛇传也穿越:白蛇传是人与非人的恋爱。白娘子、小青都是蛇精。或者按法海的说法,是妖精。穿越是艺术的大胆想象,只要运用得当,观众自然接受,不可能去指责!听见谁指责《西游记》穿越了吗?其实人们走进剧场,观戏本身就是与演员一起进行一次次的穿越,穿越时间,穿越空间,在另外一种时空中完成情感体验。

这个有着穿越感的故事说,蛇精白淑贞自峨眉山来到西湖,与人间小伙许仙一见钟情,在另一位蛇精小青的窜掇下二人成亲,惹怒法海横加干预。如果作文化解读,小青代表着情感的力量。男女之间,有真情即可结合,何必有身份的限制。法海则是传统社会规则的象征。在一个强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伦常社会中,你白娘子和许仙敢于自己婚配,老夫岂能放过?!

白蛇传故事在中国流传久远,被多个剧种搬演,反复吟唱,弥久不衰,自有其理由。恋爱中的男人女人,当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情感不得自由,深受社会规则制约时,他们把情感寄托在白娘子、许仙身上。白娘子是蛇,不知父母;许仙父母早亡,无人管教。恋爱中的男人女人,当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情感不得自由时,他们宁愿做无父无母的人!

也许白蛇传故事得以流传的力量就在这里。许仙与白娘子之恋,违背社会伦常,但符合人性,旷世骇俗,所以他们虽然历尽波折,可以暂时被分离,乃至压至雷峰塔下,却终有云开雾散的那一天。如果没有这一天,观众为什么还要来看戏看呢?反过来说,如果现实生活中人人恋爱自由、没有社会规则的制约,观众为什么还要去看这样的戏呢?没有情感经验支撑的唱念和作打就那么有吸引力吗?

以《白蛇传》为例,传统戏剧观众越来越流失,最应该从传统戏剧本身的吸引力上去找原因。传统戏剧如果只有老故事、老面孔、老表达,自然难以充分调动当代观众的新鲜情感经验,而缺少情感呼应的观戏行为注定了只能是猎奇的、一次性的,无法让观众第二次走进剧场。

为了让观众更能听清演员的唱白,舞台的一侧,打了电子字幕。传统舞台上没有的实景大幕,西湖的波光,仙山的险峻,长江的波涛,帮助高科技声光技术时代的观众想象传统故事。为了让后面的观众听得更清,演员的身上背着麦克,以至于有那么一瞬间麦克出现故障,观众竟然只能看见演员的演唱而听不见声音,像看哑剧。台上的白娘子,当她以投入的演唱和形体扮演着传奇的蛇精时,她时常露出水袖外面的两手无名指上却分别戴着硕大的戒指。幕布没有完全遮盖住的地方,乐队的后面,挂着暖器片的墙黑呼呼一片,显示出剧场的老旧、失修。

一方面在努力出新、营造真实、留住观众;另一方面无意中暴露,拆解真实。剧场考验观众。走进剧场的观众需要以想象弥补虚假、破绽,要有能够接受“虚拟”的能力,而现在被电影、电视培养出来的观众,接受了太多的“现实主义”,对写实之外的虚拟已经不大会接受了。

观戏回家的路上,第一次进剧场看京剧的我家小朋友,对所有的剧场内容没有非议,却对法海手中的法器耿耿于怀。法海第一次亮相时手里拿着拂尘,我家小朋友认为,拂尘是道家的器物,不应该出现在和尚手里。我不是专家,不知道他的质疑是否合理,无法给他更进一步的解释。如果硬要我解释,我会说法海的身份其实已经充分符号化了,白蛇传故事无意反对任何一门具体的宗教,无所谓僧 、道,僧也好、道也罢,其实法海只代表着恶,一种干涉人间美好的反面力量。

儿子的质疑启示我,如果我是专家,我会为孩子们写一本京剧道具解说一类的小册子,让下一代在看戏的时候,知道他们看到的文化符号是什么。一个民族的文化,小至一出戏,如果观众在最基本的符号面前已经迷失,接受乃至传承就只能是一句空话。

用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去听一个重复了千百年的老故事,对于一寸光阴一寸金的现代人来说,实在有些奢侈。两个半小时,比一部标准电影的时间还长,够一个学生补好几堂课或者做两套卷纸,没准儿在未来的考试中,这一时间段的内容会给他带来几分的成绩,可能决定他上一个更高层次的大学,而一个流传了很多年的人与非人的恋爱故事,对他有什么用?

作为一个学生家长,我对自己带孩子去听戏并不理直气壮。我知道不是所有孩子妈妈都会带孩子去听戏。我不反对他们不去听。

听戏一直是闲事。

现在的孩子,有那么多现实的事情要去应付;即使能够偷得半日闲,他们可能更愿意到另外一种虚拟:电子游戏中去打发时间。

尽管他们的妈妈同样反对他们以这样的方式去消磨宝贵的光阴。

 

原载《满族文学》2012年第4期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