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辽河行记(散文)  

2012-04-24 08:57: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船行双台河口。夏末秋初,海天辽阔,芦苇浩荡。电瓶船犁开水面,惊起水鸟一片,忽喇喇在蓝天下翱翔,没等分清丹顶鹤还是白鹳,鸟群已经潜伏苇海。天空继续蔚蓝如洗,看不到丝毫水鸟划过的痕迹。船向前行,另一片水鸟贴着苇尖嘎嘎起落,状似野鸭。在苇海中穿行,清风扑面,心中慨叹:地球上我生活的这方土地,竟然孕藏着如此天然、壮美!
  汤汤辽河,西路发源河北,东路发源吉林。东、西辽河在辽宁昌图福德店汇合,聚成辽河干流。走过高山、草地,沿着大平原一路蜿蜒,长途跋涉过的辽河水从双台河口入海。辽河水把一路携来的泥沙奉献给大海,形成河海交界处大面积的滩涂、沼泽湿地。红海滩、芦苇荡,不但景色了得,吸引无数游客前往,作为目前亚洲最大的芦苇湿地,丰富的生物资源还为鸟类创造了优越的生存条件,成为候鸟迁徙的必经之路,每年经此迁飞的鸟儿在千万只以上,珍贵的丹顶鹤、白鹤、白鹳、黑鹳长驻、常访,这里还是濒危鸟类黑嘴鸥的最大繁殖地。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曾经多次亲近苇海,流连忘返。秋天剪下的一捧芦花,插进案头花瓶,让我在寒冬料峭中,无数次想象来年春天冰消雪融、芦苇发芽的欣喜。
  站在辽河入海口,心中神往:一定要去看一看辽河源头。什么样的出处,才能孕育如此壮观的结局啊!
  我在史书上寻觅过辽河。辽河正源的古西辽河地区,处于连接古代中国南北、沟通世界东西的交通要冲。栖河而居的辽河先民,经风沐雨,创造了辉煌的辽河文明。长江流域是水稻的原生产地,黄河流域是谷子的原生产地,而西辽河地区可能是糜子的原生产地。西辽河地区有悠久的用玉传统,从兴隆洼文化到著名的红山文化,辽河先民治玉、用玉,以玉为礼,五千年中华文明的曙光在这里升起。公元10世纪初至12世纪初,长城以北的契丹人以西辽河为中心,建立起了雄风万里的辽王朝。作为中国北方地区的草原帝国,“辽”雄称世界200年,开疆拓土、幅员辽阔、国力雄厚、民族众多,使战国以来形成的长城南北各族在文化、心理上的隔阂趋于消减,为后来统一的中华民族的形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辽”至今影响着这片土地。辽水、辽东、辽海、辽宁、双辽、通辽、辽阳、辽源……从古代到现代,典籍中多有记载,今天的很多地名也仍然依附于她。“辽”不仅是一条流淌的河,一个曾经强盛的王朝,还代表着脚下这片土地地域的宽广、人心的豁达。
  离开双台河口很多年后,又一个夏末秋初,终于专车去看辽河。其实,很多年里,经常能够看到辽河。汽车、火车,经过辽河大桥,不同的季节,远远望去,辽河景色迥异。冬天她是凝固的,千里冰封、面目冷峻;春秋两季,她看上去是如此瘦弱,只有细细的水线,无法想象历史上曾经通航,是重要的运输通道;雨水旺盛的夏天,她汪洋恣肆的姿态虽然短暂,却可能给两岸带来水患。很多年里,我其实不敢专门去看她。我知道她是一条被严重污染的河流。人类过度开发,母亲河早已经疲累。不如流连纸上,只怀念她年轻丰腴时的模样。不看也罢。
  然而,我终究禁不住诱惑。一位治河人对我说:辽河现在比过去可看了。现在正是好季节。
  可看了?去看看?
  先到沈阳附近的新民。这里是辽河干流中段。汽车行走在河坝上,坝外苞米、高粱已经成熟,水稻苍黄,等待收割,一派北国秋天的赏心悦目。坝内却是另外一种景象:杂草丛生、高低错落、一片荒凉。除了灰菜、芦苇等少数眼熟,多数植物从没见过,更叫不出名字。杂草谁种的?大自然种的,风种的,鸟儿种的。辽河治理的举措之一,是让河堤内原本种庄稼的滩地弃耕,任植被自然生长,涵养固沙,恢复湿地的净水功能。溯水而上,一直到干流源头福德店,大堤内外都是这样的景象。原生态、生物多样化、湿地,这样一些跟环保有关的动听的词汇,竟然是从野草开始体现的!遥想远古洪荒,未被人类活动破坏的河滩,本来就是野草自由生长的啊,是人类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才一点点蚕食,把本来长满野草的河滩,种上了苞米、高粱。从野草到庄稼,又从庄稼到野草,河滩植被的轮回,寓言般意味深长。
  站在福德店辽河保护站观望台,可以清楚看到西辽河与东辽河拥抱一起的场面。从发源地到辽河干流源头,辽河水已经走了很远的路。辽河的污染,不始自现在,也不始自干流源头。历史上无度开发破坏,上游三省区污染严重。辽河水进入干流时就已经是劣质水。如果下游不加大治理力度,继续开发、污染,从双台河口进入辽东湾的水将更加不堪,壮观的芦苇荡、美丽的丹顶鹤、濒危的黑嘴鸥,还会有吗?还会有美好的明天吗?
  被封存的采沙船、蓬勃生长的野草,让我看到了希望。治理艰难,毕竟已经开始。
  观望台上,北方吹来强劲的风。望不到河尽头。劲风中,我想,如果还有机会走辽河,我愿继续溯流而上。让我端详母亲河年轻的模样、曾经的清纯。沿着清澈的河水,沿着发育了千年万年、哺育过中华文明的河道,一路向海,行1300公里长路,和河流一起见证我故乡的风土,见证造物的神奇、伟大。
  我期待着!

 

         载《人民日报海外版》2012、4、24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