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工业题材与城市文学  

2010-07-14 11:0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辽宁省文联工业题材创作会上的发言提纲

 

工业题材与城市文学都不是严谨的文学批评概念,但说到工业题材或者城市文学,多数人都能够理解其中的内涵:以工厂为背景、以工人为主人公,或者以城市生活为主要表现对象的创作。

中国的现代城市,大多数与工业化进程相伴。

历史悠久如上海。新鲜芬芳如广东深圳。

反映工厂、工人生活的作品,必然要与以城市为背景、以城市生活为表现对象的文学作品纠结在一起。

现代文学史上,以反映民族工商业著名的长篇小说《子夜》写的是上海,夏衍的《包身工》背景也是上海。

改革开放以后新兴的广东城市深圳,其林立的工厂和数量庞大的外来务工,进城的乡下人在现代化的工厂和城市中的迹遇,引起作家的创作兴趣,近年引起众多读者关注的打工文学,在工业题材中独树一帜的打工文学作品(也有人将其归入底层叙事文学),有不少就是以深圳为背景的。曹征路的中篇小说《那儿》,王十月的长篇小说《无碑》等,在文坛和读者中产生了一定的反响。打工文学已经成为文坛上越来越被人关注的一个现象,它反映的不仅是文学问题,而是当下社会转型时期的特殊现象,成为社会学研究的重要参考。

新时期以来,以城市生活为背景的文学创作在数量上激增。诡异的官场,风雅的校园,旖旎的爱情,荡气回肠的股市,琐碎温情的市井,进城的乡下人的苦恼,为住房苦恼的城里人,大学毕业滞留在都市的所谓“蚁族”,等等,所有与我们城市生活有关的点点滴滴,角角落落,都被作家们不断开掘,都在作家们的表达范围之内。近年官场小说、言情小说、财经小说、职场小说的热销,一方面说明出版市场在细化,读者有需求,另一方面也说明作家们在这些领域进行了深入的探索,而这几类题材的创作大多是以现代城市为背景的。

出版市场繁荣,读者需求旺盛,推动作家以高涨的情绪创作出大量能够与读者产生良好共鸣的以城市生活为表现对象的文学作品。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我们的工厂、工人。只不过,如果说文革前十七年在文艺反映工农兵政策引领下,作家反映城市生活的创作重点放在工厂、工人身上,当下作家的创作在思路上则更加开阔,取材更加广泛。作为城市核心力之一的现代工厂,在大多数作家那里,不是直接描写对象,而是不可或缺的现实背景。

反映现代城市重要支柱的工厂、工人群体的文学创作在总体比例上有所下降,在质量上少有革命性的突破,这是事实。

除了对作家总体把握这一题材能力的思索,客观地分析工业题材创作与城市文学创作的关系,很有必要。

回顾历史,十九世纪欧洲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兴盛与当时的社会背景紧密相关,更准确地讲,与工业革命的进程紧密相关。批判现实主义的兴起,很大程度上是作家面对工业革命以及工业革命给社会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的文学形象表达。

最早开始工业革命的英国、法国,他们的文学创作在当时是引领时代风潮的。狄更斯式的批判,巴尔扎克全景式的扫描,成为世界文学史的经典。但是当我们具体分析十九世纪那些经典作品时,我们会发现,虽然工业革命正在深入并且已经对当时的社会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同样对文学创作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但是在具体的描写内容上,真正近距离反映工厂、反映工人生活的作品在当时的总体创作数量上也只是极少的一部分。工业革命的影响更体现在对作家思想的冲击,体现在印刷、出版载体的解放。工业化带来的种种变化,更多地是作为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们创作的背景而不是直接描写的对象。这里面有作家认知上的局限,例如对工业革命认识的不足,对工厂生活的不够熟悉,最根本的是文学反映生活的客观规律在起作用。文学是人学,文学的根本任务是反映人在不同社会背景下的喜怒哀乐,人的思想,人的欲望,人的苦恼,人的欢乐。那些因为工厂而聚居的新兴城市,即使工人数量庞大,他们也只是城市的一部分,他们的生活,更多地溶化在城市生活中,是城市文明的一部分。

把工业文化看作是城市文化的一部分,把工人看成是城市众多职业中的一个特殊人群,如果能够这样思考问题,对工业题材创作的焦虑是不是会淡化许多?

工业题材创作在某种意义上讲,涵括在以城市为表现对象的创作中。

巴尔扎克笔下的巴黎和外省是经历了工业革命的巴黎和外省,他笔下的人物是经历了工业革命之后的法国社会形形色色的人等。没有对工厂、工人进行直接描写,并不影响他书写法国社会这部百科全书。

西方社会的工业化进程远远早于中国,但是我们在考察西方工业革命以后的文学进程时会发现,关于工厂、关于工人的文学作品,其实有一个与我们当下焦虑的相同的问题,那就是在数量上不够多,在质量上不够精深,真正能够留存到今天,成为经典,让今天的读者仍旧有阅读欲望的作品,乏善可陈。

这样的反思会不会让我们受到启发?

当代十七年文学中,无论与城市还是乡土有关的创作,反映革命进程的作品占了绝大多数,像周而复长篇小说《上海的早晨》那样反映建国以后城市工商业改造的大部头作品,极为少见。以长篇小说为例,十七年中的重要创作,《青春之歌》《红岩》《暴风骤雨》《创业史》《林海雪原》《沸腾的群山》,《小矿工》等等,虽然题材各异,反映的时代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的中心词,那就是:革命。跟工业化进程无关。

革命是十七年文学创作的中心词。

在十七年文学中我们看到的许多以工厂、工人为表现对象的文学作品,那些研究当代文学史要提上一笔的创作,今天的普通读者,仍旧有阅读欲望的有多少?

如果不是从人性的角度深度开掘工人作为人的存在,不是把他们当作有血有肉的人物而只是一种图解政治的符号,这样的作品,生命力注定了不会长久。

进入新时期以来,当代文学在题材方面取得最大突破的领域之一就是以城市为背景的文学创作。当代社会在政治经济领域发生的巨大变化在文学创作领域有了及时而深刻的反映。在以城市为表现对象的文学创作中,城市的角角落落,在十七年文学中极少出现的很多领域、很多角色,开始进入作家的视野,成为作家笔下重点描述的对象。于是,读者看到了王安忆笔下的上海,阿成、迟子建笔下的哈尔滨,蒋子龙、肖克凡笔下的天津,邓刚笔下的大连,方方、池莉笔下的武汉,曹征路、王十月笔下的深圳,贾平凹笔下的西安,等等。全方位、多角度,上至政府官员、学者教授,下至三教九流,打工族、拾荒者,作家们笔下的城市,前所未有地丰富、多彩,作家们在书写城市的同时纪录时代、传达人民心声,使当代文学的百花园空前繁茂,为读者提供了丰富的精神食粮。

直接书写工厂、工人的作品淹没在这些以城市为背景的创作中,成为对工业题材创作焦虑的一个理由。

让我们再次回忆欧洲十九世纪文学。历史是现实的镜子。可不可以这样思考:当代文学、新时期文学中以城市为背景的文学创作,是工业化进程中的城市文学创作,形形色色的城市人,他们可能不是产业一线的工人,但他们是工业化进程中的人,他们的思维方式,他们的喜怒哀乐,浸润着工业化的一切。从读者接受的角度而言,绝大多数读者,他们对机器轰鸣的车间,对车床、螺栓、技术改造等等具体的细节不懂也不会感兴趣,真正能够吸引他们的是工厂里的工人作为人的存在,他们与普通城市人人性相通的思想的律动。

因此,考察我们这个时代的工业题材创作,我们的目光是不是可以从工厂、车间、工人身上稍微放开,这会使我们的眼界更为开阔,对作家更为宽容,心态更为平和,有利于作家创作出更有长远生命力的作品。

 

发表于《艺术广角》2010年4期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