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观剧随想  

2010-04-27 08:0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歌剧《苍原》

歌剧《苍原》讲述了一个取材于历史真实事件的故事:寄居在俄罗斯伏尔加河流域140年的中国蒙古族土尔扈特部落,不堪忍受沙皇的残酷压迫,举族万里东归,历尽艰辛,7个月后终于回到祖国故乡天山。这部充满了宏大叙事精神的原创歌剧宛若英雄史诗,气度恢宏,苍凉、凝重、浑厚,情感浓郁。《苍原》上演后,好评如潮,获得国内各种大奖,被誉为近年中国民族歌剧创作的成功范例。

有关重大题材的宏大叙事作品常常被解读为是一种政治话语,一种为政策服务的图解方式。宏大叙事与政治的这种特殊纠结,在一些时期成为某些文艺创作或趋近或回避的理由。后样板戏时代,文艺创作一度倾向解构宏大叙事,向生活的细部、人性的深度开掘,这种倾向无疑是对极左创作思潮的拨乱反正。《苍原》的成功,则再一次证明重大题材与文艺作品的艺术性并不是天然的矛盾,宏大叙事不是文艺作品成功的桎梏。

大叙事语境下小叙事的真实、生动,助推《苍原》在艺术上取得成功。爱情是文艺的永恒主题,也是经典歌剧的一个普遍主题。在《弄臣》《塞维利亚的理发师》《费加罗的婚礼》《卡门》《奥赛罗》《茶花女》《魔笛》《托斯卡》《艺术家的生涯》《蝴蝶夫人》等等耳熟能详的经典歌剧中,我们看到了不同时代、不同阶层的爱情。歌剧在西方长久不衰,那些爱情故事和表达爱情的经典唱段无疑是吸引观众重要的因素。《苍原》的戏剧冲突设置,有权力之争、世代家仇,也有爱情故事。爱情是人类最美好、最复杂的情感,是剧场舞台表演最容易感动台下观众的戏剧因素之一。渥巴锡汗与娜仁高娃、舍楞之间的爱情纠葛,放置在土尔扈特蒙古族部落举族回迁壮举的大背景之下,个人的情感与部族生存的理智交织在一起,复杂、激烈的戏剧冲突中几个典型人物的形象呼之欲出,立体生动。女主角娜仁高娃的《情歌――娜仁高娃咏叹调》,融入了蒙古民族音乐的优美唱段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以人类历史进程中的重大转折、重要事件为叙述对象,所谓宏大叙事的文艺作品,因为题材的重大自然容易引人瞩目。革命时期,宏大叙事的作品可能是战鼓与号角;后革命时期,是对历史进程、革命历程的反思与梳理。艺术品格的高下与是否宏大叙事没有必然的联系。宏大叙事不会影响文艺作品的品格,反过来,没有宏大叙事的文艺作品未必就有高品位。宏大叙事不仅是题材、内容,更应该是贯穿艺术创作的一种精神。

2.话剧《窝头会馆》

话剧市场不算景气,但北京人艺上演的《窝头会馆》却曾一票难求,上演一个多月票房过千万,可谓神话。宋丹丹、何冰、濮存昕、徐帆、杨立新等大明星同时登场,满台星光闪耀,引来观者如潮,这只是《窝头会馆》成功的一个因素。最主要的因素,是《窝头会馆》剧本的文学性极高。高品位的文学剧本是《窝头会馆》成功的前提。《窝头会馆》让观众想起北京人艺的保留剧目:老舍的《茶馆》。一个以茶馆为窗口,一个以北京南城的普通大杂院为背景,京腔京韵,反映的都是老北京下层人物的生活。更大的一个共同点,是两出剧都把时代大背景糅进剧本。《茶馆》是从清朝末年到抗战胜利,《窝头会馆》则把时间集中在北平解放前一年。优秀的艺术家都应当是优秀的思想者,他们思考的不一定是很直接的社会政治问题,但离不开人的生存处境,人的本性。而人的本性是带有时代性的,脱离了时代性的抽象的人性是不存在的。《茶馆》中有对人性的思考,《窝头会馆》中更是常常能够感受得到创作者的思考和思考的力量。创作者的思考以一种通俗化的方式展示给观众:编剧刘恒在不同的场合反复强调这个戏的主题是一个“钱”字。后来他又进一步解释,他想强调的是“困境”,几千年都走不出去的困境。《窝头会馆》在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之际上演,按照传统的思维方式,可以把这部剧看作是北京人艺的献礼之作。编剧对《窝头会馆》主题的反复强调,也许有怕观众片面理解的意思。其实不管创作者的主观意图如何,当他把作品的背景放在1948年秋冬、北平这个时间地点,作品的主题就有了更深层次的意义。人性的深度挖掘与时代感结合在一起,使得《窝头会馆》的意境深远辽阔、耐人寻味。

“写什么”和“怎么写”向来是文艺的重大问题。如果说选择重大题材是“写什么”,那么“怎么写”,即如何表现重大题材恐怕是文艺作品最后能否成功的决定性因素。重大题材容易引起关注,容易出彩儿,在文艺创作中毋须刻意回避。以艺术的标准、艺术的眼光去处理重大题材,自然就会避免简单化、概念化之忧。如果把宏大叙事看作是一种精神气质,无论什么样题材的作品都会呈现出大气象,都可能收获成功的喜悦。

 

(为《艺品》杂志作)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