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工业记忆:温情与悲情  

2009-08-08 14:0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一个人的工厂》                                                                                              

 

接到唐朝晖寄来的《一个人的工厂》,我有些鄂然。这个人我不认识,没打过交道。但是看到书名,我又一阵惊喜。不久前我在一篇文章里提到,新疆作家刘亮程可以写《一个人的村庄》,城市出身的作家为什么不可以写《一个人的工厂》?那篇文章是在探讨工业题材写作的多种可能性。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叫唐朝晖的人已经写了这本书,我相信唐朝晖肯定也不是因为我的呼唤才开始关于工厂的写作。冥冥之中的契合,让我阅读欲望陡升。

《一个人的工厂》让我想到了《呼兰河传》。如果把这本书定义为小说的话,它是散淡的,充满了质感极强的工厂生活片断,缺乏作者蔑视的故事性,通篇只以一个若隐若现的“我”串连。我在劳作。我在思想。我在观察。我在叙述。我在。

《一个人的工厂》还让我想到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村庄无数、工厂无数,作者却只写“一个人的”。这让本书充满个性,烙印了一个人的痕迹,充满了喧嚣中的沉思。

在“我”眼里,铁合金厂石灰飞扬的车间是温情的。工厂底层的那些工人,他们的善良、纯朴、隐忍,构成了工厂生活的底色,也是“我”留恋工厂生活的重要理由。但是,在作者充满温情的叙述背后,我却看到了悲情。尽管作者反复强调“我”永远是一个石灰窑里的工人,永远热爱那个噪声不断的工厂,“我是石灰窑一枚健康的零件”,可是他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重返乡里,为什么要离开工厂的宿舍去厂区外面接近村庄的地方租房子居住,为什么要在别人休息的房间里写作诗歌,为什么幻想自己有一天要成为厂报的编辑而不是永远在石灰窑里当一名工人?他无比热爱,为什么还要挣脱?

因为爱情不得意而自杀的女工,她格外令人叹息的地方是死也要死在工厂里,她的妹妹因此可以被招工进厂,也当一名工人。

悖论的背后,是“人”这种动物对工业文明既爱又恨的无可奈何。因为有了工厂,因为当上了工人,我们可以得到一份比农民更保靠的收入。进入工厂,端上公家的饭碗,是多少乡下人的梦想。可是,工厂生活又是残酷的,人永远只是车间里一个会呼吸的零件,工厂里的人,作息时间是跟着机器走的,按错一个开关,或者你正常走路,身体的一部分,甚至全部,都可能遇到意想不到的横祸。没有蓝天,没有白云,没有清新的空气,甚至没有正常人的作息时间。工厂里的人,生命格外脆弱。人制造了机器,反过来受制于机器。工厂里的人,四肢受伤、缺损是常事。毕竟人是血肉的,而钢铁更强硬。生活在工厂里的人,会感觉到一种格外的荒谬。生存的荒谬。你只是生活的一个很小的片断。真的像机器上的一枚螺丝钉。

写作工业题材需要底气。首先你要有工厂生活的底子。没有十年八年的熏陶,你写出来的工厂就不像工厂,你写不出工厂的精神。其次,工厂和乡村不一样。乡村和乡村之间,共性的东西比较多,即使没有乡村经历的读者,对那些表象的东西也是容易理解的。工厂不同。每一个工厂都是工业文明的一个片断,一个流程,炼铁厂和制药厂虽然都叫工厂,可其中的差别太大。这种差别给写作者和读者之间设置的障碍格外巨大。任何文学作品都是作者与读者之间的交流。完全陌生的领域,作者需要什么样的叙述才能让读者产生共鸣?

只有一条通道,那就是对人性的书写。铁合金工厂里的人,炼钢厂、制药厂里的人,他们的人性的是共通的。

在《一个人的工厂》里,我看到了这样的书写。人性之光闪烁在车间的角角落落。

这样一本缺乏故事性的书,另外一个吸引我眼球的元素是书中的多幅照片。摄影家杜英男,生于沈阳,有过在东北一线工厂工作的经历。我是在看过所有的照片之后才看到摄影家简介的,在这之前,照片中的那些场景我一直感觉熟悉,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心里想着,我们沈阳不就是这样嘛,这不会是湖南铁合金厂吧。作为一个长年生活在工业城市沈阳的人,照片中的那些场景,有许多我至今仍能看到。杜英男的摄影与唐朝晖的文字,相得益彰。

《一个人的工厂》是一种喷发式写作。就像《呼兰河传》《一个人的村庄》是喷发式写作一样。当情感积郁到一定程度,倾诉的欲望是如此强烈,写出来,写出来!写出来比什么都重要。什么文体,什么结构,什么故事,都可以见鬼。真挚情感的流淌,可以让读者忽视那些文学技巧。

但这样的写作是一次性消费。职业作家不会这样写,因为太浪费资源。缺少噱头的文字,商业前景肯定不如充满了故事的那种畅销书。想靠码洋吃饭,这条路行不通。

写这样的文字需要热血。年轻,激情薄发,蔑视通常的文学章法。

工业题材写作有多种可能性。对工业文明的描摹和展望,是当代作家的一个软肋。铁合金厂的石灰窑,是一眼深井。假以时日,唐朝晖应该能够挖掘得更深。

 

载《文艺报》2009年8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