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悼许德彬君  

2009-12-09 15:5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午在家里写字,营口文友来电话,托我帮他看将出的书稿。言毕,告诉我:许德彬没了。

   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很快想起是总跟随他的部下,心中不禁大恸。

   许德彬君年轻,三十几岁,跟他经常见面是在省里的文艺通气会上。小伙子的作派像他的名字,文质彬彬。长得也很帅。他宣传干部之外的身分是年轻的评剧专家,对评剧史及理论都有研究,我跟他交流过,还跟他约有一天要向他认真讨教评剧方面的知识。现在的年轻人知道评剧的已经很少,有研究的,恐怕更少了。没想到他竟猝然而去。

   而最后一次跟他见面大概就在十多天前,文学院给青年作家班的学员请辅导老师,我也很荣幸地被请,但分在名下的学生里没有他。中午吃饭,他过来敬酒时还专门给我解释,说他选了我当老师,但学校方面综合考虑,把他派给了别人。我记得当时告诉他,辅导老师只是个名义,有机会可以随时交流,不必在乎名份。那天他喝了酒,脸很红,跟我在文艺通气会上见到的他有些不一样。可能文学院的场合更民间,不是他平时身在其中的职场,比较放松的缘故吧。

    造物主设计人的时候,给大多数人的寿命不到百岁。所以人总有一天会死,再伟大的人也不能万寿无疆。但一个这么年轻的人没了,还是让我悲恸。

    呜呼!活着的人,珍惜吧!

  评论这张
 
阅读(36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