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王姐  

2008-10-05 13:1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姐是我家钟点工。         

五十出头。胖。她大嗓门儿说话时,让我无端想起高尔基的外祖母。

中介公司介绍来的。那年我去四川开会兼玩,一走半个月,回来时原来的钟点工已经辞工,到了通常钟点工上班的时间,来敲门的就是她。第一次见面,她给我鞠一躬,管我叫“主人”,叫得我哭笑不得。原来她是头一次到人家里做钟点工。以前干啥呢?工人阶级,力工,装飞机尾巴的。五十岁退休,在家里闲不住,住一楼,开了个小卖店。生意不好做,改做钟点工了。不好意思在家附近做。左邻右舍都是一个单位的,人家退休了在家闲着,或者一伙一伙地打麻将。她看不惯。人要是能劳动挣钱,为什么不去劳动呢?那些打麻将的人对她闲不住干活也看不惯。所以,她找了个离家远的地方。每天到我家院,骑车半个小时。冬天下雪,路不好走,最长的一次她骑了五十分钟。

王姐坦言,出来干活是为了还饥荒。大鹏大学毕业去比利时自费留学,十万块钱是她借的,出来干活就是为了早点儿还上这笔债。大鹏是她儿子,跟我说话的时候她把儿子挂在嘴上,很快我连大鹏小时候爱吃什么都知道了,大鹏现在的一点一滴她也不断跟我讲。大鹏在比利时读管理,业余时间勤工俭学,给一家卖鞋的温州老板打工。姐夫是她同一个厂子的工人,也退休了,晚上不回家,给一个单位打更。“一家三口都干活挣钱!”这是王姐原话。

第一天下班走,我把家里钥匙给她,告诉她怎么开门锁门。她很惊讶:“这就把家交我啦?你放心吗?”

不放心也得放心,谁让咱自己忙不过来呢。那几年我重拾旧业,编杂志,每天看不完的稿子,编辑事务之外,还要为刊物的生存搞各种各样的经营活动,晚上回家还想自己写东西,还想辅导儿子看书学习,忙得心烦身子累,根本没心思做洗洗涮涮的家庭琐事,找钟点工是万不得已。家里多个陌生人,怎么说也不方便呐。

王姐帮了我很多忙。洗洗涮涮煎炒烹炸的事不用说了,让我免去了许多劳作之苦。有很多事情是她自己主动做的。比如,洗衣服的时候,看见孩子袜子漏了,或者衣服开个线什么的,她会找来针线补好。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个多少年前的大茶缸子,收拾衣服的时候,她会装上热水把她认为在外面穿的衣服裤子熨一下。做芹菜,芹菜嫩叶她从来不扔,拌小菜。秋天,看别人家渍酸菜,问我酸菜缸在哪儿。我告诉她没缸,我从来没渍过酸菜,但是爱吃。她说那我渍酸菜的时候给你带几棵吧。酸菜好了,隔三岔五她会把酸菜带来。收拾屋子归拢到一起的旧报纸杂志、旧包装盒子,捆得利利索索的,哪天我儿子没上学在家,她会拉着我儿子一起去卖废品。男孩子脚爱出汗,放学回家屋子里一股子汗臭味儿。每天儿子放学回来,王姐会准备好一盆热水,让臭小子泡脚。居然还给他放我洗澡用的浴盐。

王姐到我家没几天就赢得了我儿子的芳心,理由是她做的菜好吃。我吃她做的菜,感觉味道有些重,油也大。但是小孩子爱吃,尤其爱吃她包的烧卖。儿子的晚餐是我的负担之一,他爱吃就行。到后来不用我嘱咐她晚上做什么,她自己就跟孩子掂对好了。让我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

王姐力气大。将近二十升的桶装水,她不费力气一只手就能提起来,很轻巧地安到饮水机上。自从她来我家,送水工不用进门了,把水放门口就走。以前她在工厂当力工。女人当力工?是呀,当力工挣钱多,是她自己争取的。

王姐之前,我家也用过几个钟点工。什么事都怕比较,王姐来了,才感觉那几个钟点工都不爱说话,只知道闷头干活。王姐爱说话,随便一个话题,她能扯出挺老远,她说话的能耐有时候让我都怕了,不是不爱跟她说话,是跟她说话太费时间,说起来没完。咱有时间还得干正事呢。

有王姐这样的钟点工,我很得意。有时候跟朋友交流,居然有人嫉妒,不知道前辈子咋修行来的。

可惜。该转折了。可惜王姐终于还是走了。是她自己要走的。从决定走到最后离开,中间差不多有三个月的时间。王姐来我家是下午,打扫卫生、做晚饭。上午她在我家院里另一家做。那家做药材生意,也是做家务,做一顿中午饭,王姐中午在人家吃饭,下午到我家。退休工人王姐两份工的收入加一起,比她退休金还多。王姐对此很满意。后来不满意了是因为上午那家不知道为什么不用她了。中介答应她在附近再给她找一家。为了挽留她,我也积极帮她找。一直没找到合适的。王姐是个勤劳的人,上午闲出来的半天让她难受,而我家又没有那么多的活能让她做满全天。做半天只能挣半天的钱,尽管我为了挽留她已经给她加了工钱,毕竟还是没有她做两份工多。能挽留的办法我都用了,实在要走,咱也不好强留。

多留的那三个月,是我儿子的功劳。

王姐对我儿子好。决定要走,她怕我儿子伤心,先试探着告诉孩子,问他阿姨如果走了,你会不会想阿姨。我儿子是个敏感的孩子,当时就问她:“阿姨,你要走啊?”然后眼泪就流下来了。王姐看孩子哭了,不敢往下说了。我儿子又说了一句话,让她不好意思了。我儿子说:“阿姨,好比一个人搞对象,已经找到一个了,两个人挺好的,后来又看见更好的,就又跟别人好啦?”臭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悟出来的理儿,敢给人做思想工作了。王姐把儿子的话跟我转述完毕,说:“让孩子说的,我不好意思了。我就怕孩子哭,他一掉眼泪,我受不了了。那就再说吧。”

再说了三个月。三个月做满的那天,王姐偷偷把钥匙放在窗台上。没跟我说再见。到了楼门口,她摁了进户门的对讲,让我看书房的花盆底下。书房的花盆底下有她写的一封信,信的大意是,能到我家来干活是缘分。因为不能做了,对不起。不敢当面跟你说,怕激动,受不了。

忘说了,王姐信佛,初一、十五在家里摆供品的。

王姐走了,感觉家里一下子空了许多。因为三个月前就开始下毛毛雨,有思想准备,儿子的情绪波动没有想像的大。

王姐在我家做了将近两年时间,在我最忙碌的时候帮了我很多忙,让我至今想起来还感激不已。我家用过的几个钟点工,时间有长有短,有的已经忘了姓什么、长什么模样了,唯有王姐,至今还常常让我想起。不但我想,儿子也常提起她。我晚上为了保持体形少吃饭,儿子做我的思想工作:“妈妈,阿姨很胖,可我看她总是笑呵呵的,人家挺乐观的,胖也没啥不好的,妈妈你就吃点饭吧。”

他所说的阿姨,就是王姐。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