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家族和一个城市  

2008-10-29 18:32: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这座城市的生活,也便开始了我和一个家族密切交往的历史。我在这座城市的第一个栖身之处位于大南门里一座罗马建筑风格的三层青砖大楼内,此楼在沈阳城的历史上赫赫有名,大青楼是它的别名,在张作霖和张学良辖治东北的时代,这里是奉系军阀的神经中枢,非寻常百姓所能涉足,东北历史乃至中国近代历史必定要书上一笔的东北易帜,枪毙杨宇霆、常荫槐,乃至“九·一八”事变等等莫不与此楼密切相关。也许因为一进入这座城市便和张氏家族有了如此缘分,此后的岁月里,无论走在这座城市的哪个角落,哪个领域,似乎再也摆不脱这个家族的影子,让我不得不惊诧一个家族竟能在一个城市的近代历史上打下如此深刻的烙印,这在我认识的城市中是极为罕见的。

    我在大青楼里办公8年,栖居3载。半个多世纪的沧桑和岁月的磨砺使得这座当年沈阳城内最高的新建筑显得有些颓败和老态龙钟,站在二楼宽敞的大阳台上不再能观沈城风景,周围的高楼大厦早已挡住了它的视线,帅府院内也不再是慎行禁地,花园的一部分盖上了简易住宅楼,当年帅府宅眷居住的带有画栋明廊的南小楼也住上了寻常百姓.但是颓败和老态龙钟却并不会使人忘记历史,在大青楼里办公和居住过的人们有一个共同的不倦的话题,那就是大青楼的风雨沧桑。他们向来客介绍某个房间当年的用处,介绍某一事件发生的地点,一起议论张氏家族的兴衰今昔。勾起他们这些话题的不仅是这座大楼的存在,不仅是大青楼里那些空空作响掉了漆的地板和已经剥落了许多的古香古色的壁画,还有那些身份背景纷杂不一的观光客。

作为沈阳近代史的一处重要见证,有人到这里凭悼追忆。有人到这里来考察取证,也短不了有一些纪录片、电影、电视剧的摄制组到这里拍摄真实原景,摄影灯强烈的灯光晃得楼里的那些斑驳处更加破旧刺眼,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个家族的传奇历史为这座城市的人们提供了艺术渲染的丰富素材,他们在话剧舞台上朗诵少帅传奇,在电视剧里津津乐道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的爱情故事,他们追踪“九·一八”事迹的蛛丝马迹,书摊上不断出现新版本的《张作霖演义》或者张学良传记,至于说书场、民间口碑中的张氏传奇更是数不胜数,成为这座城市一种不败的风景。

  某年春天,我工作的单位奉命搬出大帅府,临走之前大家纷纷以大青楼为背景拍了许多照片。据说这里要建纪念馆,将来要买门票才能进入。初以为和张家的缘分到此为止,没想到,走出帅府,却步入了张氏家族的另一处风景:单位的新办公地址是临时租用的一个招待所,招待所位于北陵公园南侧一处庞大的院落里,对这座城市稍有一点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个大院连同和它一墙之隔的省政府大院、体育学院大院,当年曾是不可分的一体,是老东北大学的正宗原址,院里的格局和许多建筑连同我们租用的那处招待所,均是老东北大学的旧物,最先建成的理工大楼曾是当年沈阳最美的近代建筑。东北大学始建于1923年的张作霖时代,1928年张学良执掌东北大权后,又有了大规模的扩充,不但建成了教学、办公区,建有专门的教授住宅区,而且还建有占地庞大的附属工厂,有专线铁路与京奉铁路的沈阳站接轨,这些完备的设施使东北大学成为整个东三省乃至全国著名的学府,开这座城市兴办近代教育的先河。更值得一书的东大体育场,也就是后来的沈阳体育学院田径、球类运动场,系张学良个人出巨资兴建,这座古罗马式的运动场可容纳一万多名观众,其规模之大,在当时的国内高校中是仅有的,1929年还曾经承办第十四届华北东北运动大会;据说中国第一个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刘长春也是在张学良的资助下才得以成行;这座城市优良的体育传统和雄厚的体育实力显然可以追溯到当年少帅的大力倡导和扶持。

    昔日的东北大学因为“九·一八”事变的爆发而南迁,校园遭日军抢劫、砸毁,几经坎坷磨难,最终随奉系军阀势力的衰落而衰落乃至消失,但是东北大学的办学精神却鼓舞着后人孜孜努力。在这座城市里,与我曾经家居的住所一条马路之隔,一所有名的工科学院不久前刚刚更名为东北大学,校园门前的牌匾,东北大学四个字为名誉校长张学良所书,每到夏天,总有穿了学士服、博士服的毕业生在那块牌匾前合影留念。一个与世纪同龄的传奇老人张学良,在90年代的这座城市里留下了新的痕迹,正如从前他在这里烙印过许多深深浅浅的痕迹一样。

  走在这座城市里,单是那些旧时代留下来的地名就使人无法忘记过去,无法忘却张氏家族作为一方统治者给这个地方打上的深刻烙印。北大营、东塔机场的上空曾经弥漫过日军守备队的硝烟炮火,皇姑屯、柳条湖记下了张氏家族与日本侵略军的家仇国恨,惠工广场和它周围的老厂房记载着张作霖时代奉系入关失败后高唱自治,谋求军事经济发展的历史,还有老北站,作为与日本人垄断的满铁株式会社抗衡的产物,一直到不久前还屹立在这座城市的中心,沈海工业区、北陵机场、东大营……老城区以北、以东的城市大格局成熟于张氏家族统治的时代,难怪他们要自夸于世,将大帅张作霖塑成铜像立于新建城区的广场中央,准备向后人昭示自己的不朽伟绩,可惜铜像也和肉身一样禁不住日军炮火的轰击,不如那些钢和铁、泥和石的建筑更能经受住历史的风雨……

 

            棋盘山冰雪节:雪雕大帅府

 

    对于奉系军阀首领张氏父子的历史功过,世人早有评说。作为显赫一时的风云人物,他们的足迹遍及广袤的东北大地,乃至中原战场、北平王府,乃至西安古城、湖南、贵州和孤岛台湾的软禁地······但是毫无疑议,打下烙印最深的地方是作为他们大本营城市的沈阳,他们在这里开办军工企业、工业园区、建机场、修车站、办教育固然有他们自身利益的打算,客观上却为这座城市的未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走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望着那些弥漫着旧时代气息的旧建筑和刚刚拔地而起的新式大厦,每每都会想起一个家族在这座城市历史发展上曾经留下的那些痕迹。封建家族式的统治方式早已一去不返,历史却仍旧给操城市大权的人以流芳后世的机会。组成城市骨骼和血肉的每一条道路、每一座建筑,构成城市神经的代代相承的人文精神,当后来者仰望先世和历史时,它们会以自己的方式诉说……

 这座城市,名叫沈阳。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