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建大之美  

2008-09-14 16:0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秋九月,去浑河南岸,参观一座校园。   

作为一个被未名湖水浸润过四年的北大学子,燕园的山水、人文在我心中打下了永久的烙印,此生难忘。我一直认为中国的大学论风景、论人文传统,母校北大无出其右者,即使是一路之隔出了许多大师和高官的清华也无法与之媲美。北大的美不仅仅因为其前身是大清王朝的“赐园”而呈现的皇家气象,因为未名湖的波光塔影折射出来的钟灵毓秀,更因为这里是百年中国历史、文化的缩影,改变过中国历史的人物曾经在北大图书馆思考着中国何去何从,影响过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大事件如著名的五四运动,与北大的草木息息相关。北大校园里,一条再普通不过的小路,可能因为大师曾经或者正在走过而煜煜生辉,让你脚下留情,因为自己的脚步能够与历史重叠而心生自豪;树林深处一个不起眼的土坡,因为埋了写过《红星照耀中国》的作者埃德加.斯诺这样的人物而能触发你思古的情怀;临湖轩的竹林中,那个被收进《毛泽东选集》的美国人司徒雷登让后生有一种置身时空隧道的错觉。北大的山水和中国历史紧密结合在一起,正像刘禹锡所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种山水与人文有机结合的校园氛围毫无疑问更容易让人自信,让人向拥有大胸怀、大抱负的方向努力。尽管自信过度可能导致自负,可能因此在现实生活中处处碰壁甚至头破血流,但形成高贵的气质、远大的志向却离不开这样的氛围,这种身处历史之中的环境对成长中的年轻人肯定会有心理暗示。校园之美,不在山水,不在高楼,在乎大师荟萃,在乎那些与历史文化形成的关联。一个与民族的历史文化形成没有任何关系的校园,一个对民族科学建设没有任何贡献的校园,风景再美,因为缺乏人文厚度,又与那些千篇一律的城市公园有何区别?

心中有这种成见,对来自建筑大学的邀请便迟迟未能赴约。近年高校建设投入巨大,只见高楼不见大师的指责不绝于耳,尽管有关建筑大学的新校园建设如何有特色、拥有亚洲之最的长廊等等赞誉之词早已风闻,我却仍旧固执地没有急切前往,心中的想法是,一个以建筑专业为主科的大学,在一片空地上盖几个漂亮美观的大楼,建一片有草有树的绿地,易如反掌,跟那些处处可见的新建大学校园又能差别多大?未必值得我去专门造访吧?

直到这个金色的秋天,在沐浴过建大校园空气的清新和秋阳的灿烂之后,我发现,自己既往的看法是不全面的,需要修正。

浑河南岸过去是稻米之乡,沈阳建筑大学的新校园就坐落在曾经的稻田地上。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图画。传统大学里各自独立的院所,在建大的新校区里被富有创意的700米长廊纽结成一个有机的整体,从建筑形式上为未来大学多学科相互渗透交叉的前景做了最好的诠释。从人性的角度讲,在沈阳漫长的冬天里,学生们往来不同的教室、实验室、办公室、图书馆之间再不用忍受寒风刺骨之苦,飘飞的鹅毛大雪、窗外的风吹雨打,是他们眼中的风景而不再是行走的羁绊。建大的长廊以其建筑上的新颖别致、设计上的人性化让我眼前一亮,长廊中的功能墙更能见建大人的胸怀。700米长廊一侧,张挂着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大幅照片,我相信那些院士绝大多数跟建筑大学没有直接关系,但他们跟中国有关,跟中国的科学有关,他们是新中国科学史的珠宝,新中国的科学建设史正是以他们为代表的一代代科学家、工程学家们谱写而成的。把他们的照片张挂在学生们每天进出教室必须经过的长廊上,就是要时时提醒年轻人要向大师学习,要有大的胸怀,要以进入科学发展史册为荣耀,为追求的目标。在一双双睿智的大师的目光中,年轻一代走向图书馆、教室的步履会更加匆促,在阅览室中的阅读会更加专注,因为大师的目光注视着我们,有一天,我们也会成为大师。

院士墙让我浮想联翩。一些去过美国的中国人在沉醉于美利坚的山水之美、惊叹纽约的大厦之高时,也曾对一些展馆展出的文物表达过不以为然。美国建国区区几百年,听惯了五千年文明涛声的中国人,面对那些几百年的文物可能感觉不出古老,感觉不出文物的价值。但是,站在另外一个角度看,文物的价值跟时间有关又不仅仅关乎时间的长短。中国历史悠久、文物众多,可我们都珍惜了吗?因为有过挨打落后的历史,流落海外的国宝不计其数。这么多年,我们在建设新城市的过程中,把多少有历史价值的文物毁掉,或者拆了真的建假的,想起来就让人心痛。缺乏历史积淀的地方可能更珍视历史,因为自己不拥有,更能体会出拥有的珍贵。这种感觉,我在建大的校园里处处能够找到。作为一个只有六十多年历史的地方大学,地域的局限、专业上的局限,决定了建筑大学不可能像清华、北大这种国内一流名校那样不但拥有美丽的校园,而且拥有无数让人津津乐道的跟国家民族命运都能联系到一起的诸多人物和种种典故,可是建大人珍惜自己的历史,也珍惜自己周边的历史。这里保留着八王寺的青砖,老东北电影院的壁画,辽宁体育馆的钢梁,记录了中国足球光荣与梦想的五里河体育场的座椅成为校园水边小憩的落坐处,体育场边那座名为“刚强”的雕塑,其材料就来自被拆掉的五里体育场。珍惜所在城市的历史,更珍惜自己学校的历史。老校门搬过来了,主体建筑中有专门的一部分就叫“建大时空”,多少年前的黑板、桌椅、实验仪器原封不动地排列在新教室里,老校区的红砖、青砖镶嵌在新教学区的北墙外,让这个新建筑不但新颖,而且有了历史的根基。广场上一个老校区压操场用的铁磙子,据说当年的建大人用它来修理过操场,如今,这座命名为“滚滚向前”的群塑前,每一个拉动铁磙向前的人物都代表了一个从77级开始毕业二十年的年级。二十年就可以在校园里“记录在案”,那些拥有百年历史的名校毕业生,一定不会有如此殊荣吧?

老校区的地板,摇身一变成了体育馆茶室中的茶桌。沈阳东北大马路、青年大街的旧马路边石在新校园的路边安了家。将这些旧物搬到新校区,不仅仅是旧物利用、是尊重历史,还有更深刻的寓意在里面。最典型的如体育馆茶室墙上镶嵌的那两双鞋。一双三寸金莲,伪满洲国时代女子的婚鞋。另一双是现代的跑鞋,辽宁籍的世界冠军王军霞穿过的。把这样两双鞋放到一起陈列,再加上体育馆这种特殊的场合,题外之意让人一目了然。

建大的校园里,这种颇费心机的装饰和设计处处可见,它体现出建设者的一种构想,一种对待历史和未来的态度。

建大之美,在于建筑的新颖,更在于建筑与周边环境的和谐。楼不高、不大,与浑河南岸疏朗的建筑风格溶为一体,与建大校园内的水面、绿化溶为一体。建大校园里的风景野性、粗犷。水岸边茅草、蒲棒恣意生长,果园中桃李随风而落,鹿鸣呦呦,孔雀翩跹。蓝天下,秋虫集体合唱,在为秋天的太阳唱一首生命礼赞。一只斑驳的木船孤独地停泊在水面上,像一个思想者。空气清新,阳光灿烂。走在这样的校园里,人的心思非常纯净,让我想起二十多年前手捧书本在圆明园无人的角落读书时的那种静谧、安然。如果离家近些,周末我一定带本书躲到建大校园的哪个角落里读上半天,希望能够找到自己更年轻些时读书的心绪。

当然,若说起建大校园的风景,其实更应该提的是那片稻田地。稻田地位于教学楼和体育场之间,进入我眼帘的稻田已经是一片丰收的景象,稻穗金黄,蟹子肥硕。如果说建大校园中的绿化设计以其朴素自然的风格让我喜欢的话,校园中央的这处稻田则让我惊讶,继而对建设者产生了钦佩。最简单的可能也是最高级的。建大新校区原本就是稻田地,但此稻田地非彼稻田地。建设一个全新的校园,差不多是所有高校选择了新址以后的共同做法,而校园的绿化通常可能更喜欢整齐化一,喜欢洋气。建大人选择了原始、质朴,保留稻田地最能代表这种理念。稻田代表了这片土地的历史,建大人没有忘记校园的出处――哪怕是农田史。田地是我们民族的根,是我们人类能够温饱的源头。稻田又代表了耕耘、播种、收获,跟大学里教书、育人的宗旨不谋而合。正像水稻专家袁隆平院士所说:稻香飘校园,育米如育人。

冬天白雪覆盖的稻田地让我们看到萧瑟。人生不会永远是坦途。没经历冬天的寒冷,怎么能体会出春天的温暖?万物花开的时节,青青的秧苗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当漫长的夏天走过,稻子飘香的季节,又一个年级的学生离开校园走向社会,校园里的稻田一定会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很多年后,当他们回忆美好的校园生活,四季变幻的稻田地将会入梦,连同他们五彩的青春年华。

一个美丽的校园,一个人性化的校园。长廊的功能墙上,有一段“故乡频道”。每一台电视保留在国内某个省的电视频道上。他乡学子,可以站在故乡频道前看一眼家乡的新闻,听一听故乡的声音。思念故乡,思念故乡的山水、父母、朋友乃至小吃,这是人之常情。故乡不仅能够牵挂一个游子的心绪,还会成为激励一个人奋斗的动力。想家的时候,累了的时候,不顺利的时候,站在故乡频道前面,也是汲取力量的一种时刻。当然,故乡频道前面是不设座位的,思念故乡只是人生稍息,更长的路在前面,离开故乡的小天地,走更远的人生之路,这是我们每一个现代人共同面对的新生活。

这种充溢着人性温馨的设计在校园中还可以见到许多。图书馆门口有一个白色的木箱,上面写着“还书箱”。读书人顺手牵羊的事,过去有,将来有,闹市中的书店里有,校园里的图书馆也难免。这是人性的弱点。虽然孔乙己曾经狡辩读书人偷书不算偷,偷书在任何时候还是不值得提倡,偷书人被抓到就要挨处分,如果没有这种严明的规章,给人提供阅读方便的图书馆将是怎样一种情形可想而知。但是,如果一个学生只是看书看累了,误把图书馆的书当成自己的书装进书包呢?如果一个刚刚入校的年轻人是人生头一次产生侥幸占便宜的心理呢?处分不是目的,让学生明白人生的道理才是正道。所以,图书馆的门口增设了这么个还书箱。警报器响起来,把书包里的祸端找到放进还书箱,你仍旧是一个清白的人。相信有过一次这样经历的人,再不会轻易犯这种错误了吧。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样一个过程,无形当中也成了育人的一个手段。

在建大校园中徜徉的时间很短,想法却汹涌而至。很多年没这么认真地在大学的校园慢慢走、细心品味,对大学校园建设的看法因为在建大校园中的经历而深受启发。

近年国内高等教育快速发展,校园建设也随之走上快车道,建设怎样的校园,塑造怎样的校园文化,是我们不得不思考的一个新问题。沈阳建筑大学的做法应该能够给人启发。我们可能缺少大师,但我们崇尚大师,在把自己的学生往大师的方向引导。我们可能历史短暂,缺乏深厚的历史渊源,但是我们尊重历史的积淀,尊重校园中曾经的一草一木,历史不会因为我们的倏忽擦肩而过。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那些名声远播的著名大学,他们也有自己起步的时候。只要有了科学的理念、正确的管理,多年之后,安知我们不是最好、最有特色、最美丽的大学?

很多年前,我第一次去清华大学的校园,不是慕名那里出过多少大师,而是因为读过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朱先生是大家,小小荷塘,因为他的生花妙笔而让全中国的中学生有了阅读的美文,对月色下充满诗意的荷塘有了浪漫的向往。听说朱先生笔下的荷塘来自清华,一个刚刚进入中文系的大一女生迫不及待潜入清华校园。结果呢?正像人们说的,看景不如听景。也可能是我去的时间不对,朱先生写的是夜色,而我大白天前往。也许是我去的季节不对,朱先生笔下的荷塘是荷花盛开的时候,而我去的时候,荷塘已经进入秋天,再没有夏天的诗意。多年之后,走在建大校园里,我忽然想到,当年在清华园里的失落,其实应该在我自己身上找原因。朱先生的荷塘之所以感人,是因为他对清华园、对自己教书育人的地方充满了热爱。我没能在清华园觅到他的诗意,是因为我对清华园一片陌生,对那个校园缺乏感情。同样,建大这样美丽的校园,她已经初步具备了让人热爱的种种理由,她现在缺少的是人们对美的发现和表达。真正能够感动人心的表达应该来自与校园朝夕厮守的人们。天空中的一朵云,因为与飞鸟相遇而有了不一样的倾诉;夜色中的小船,因为来自恋人的目光而多了诗情画意。将来的哪一天,建大的学子中可能会出现一些建筑大师,设计建造了令中国、令世界谈之动容的伟大建筑,那时候再来谈论大师当年走过的小路,回忆大师曾经徜徉的校园,也许,这个位于浑河南岸的美丽的地方就被罩上了神秘的光环,就会有像当年那个大一女生那种慕名前来的瞻仰者,生活在其中的人们也会津津乐道自己校园的不同寻常。

大师在哪儿?

在我们中间,在成长中。我们期待着。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