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游戏  

2008-12-18 09:20: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的记忆是不是有选择性?为什么我对童年的记忆很少吃、穿这样的内容,大多是快乐的游戏?

那些基本上不用花钱的游戏,至今想来还是非常有趣。男孩子们,在街上藏猫猫,玩一种踢破盒子的游戏。或者弹玻璃球、扇pià ji――这两个字怎么写,我一直没琢磨明白,我老家的孩子都这么念,意思是圆卡片,手巧的孩子用木头刻了自己心仪人物的头像,沾上红色的印泥,扣在纸壳上,然后用剪刀剪成一个个卡片。男孩子们蹲在地上围成一圈,谁能把别人的卡片扇过来,谁就是赢家。手里握着厚厚一打卡片的孩子,脸上的得意,让人羡慕。那些卡片上,一般印的都是三国或者水浒里的人物,我对这两部文学名著的认识,最早竟然来自男孩子们手里的pià ji。

冬天,男孩子们滑冰车,打雪仗,在冰上打陀罗。夏天,他们下河戏水、游泳。胆子大的去矿山的尾矿坝,那里水深,游起来过瘾,但危险性也大。我弟弟小时候就是跟一帮男孩子在尾矿坝学会的游泳,据说不会游泳的孩子开始会抱着废弃的枕木,扑腾一段时间就学会了,就可以撒手自在地游了。弟弟回家,被发现身上有洗不掉的沥青痕迹,经过严格审问,承认了自己抱着枕木学游泳的事实。

女孩子玩跳皮筋、cuǎgǎlàkà――这几个字如果用满文是应该能够准确写出来的,在汉语里只能写出音近的字,意思是抓羊拐骨,是从前满族人玩的一种游戏。

男孩子、女孩子共同玩、四季都能玩的游戏是打扑克。打娘娘,打红十。扑克是紧俏货,印刷品的扑克轮不到孩子们玩,我们自己做扑克。先搜罗相似的包装纸壳,然后模仿扑克的大小剪成形,最后在一张张成形的纸壳上按顺序画上四种花样和大小王。这种自制的扑克,孩子们玩起来也很开心。

印象中,男孩子们玩过一种很野蛮的游戏――骑驴。一听名字就不甚高雅。一个孩子靠墙站着,一个孩子弯腰站着,头钻进他的裆下,当驴。人多的时候,可以有几只驴,后面的孩子头插进前面孩子的裆下,排成一排。然后,余下的男孩子从远处往当驴的男孩子背上骑,一个接一个,一直到把身下的驴压跨、瘫倒在地上,当驴的和骑驴的滚成一团。有点像后来体操中的鞍马,但缺少技巧动作,而且很危险:小孩子嫩胳膊嫩腿的,有个扭伤、腰伤怎么办?但记忆中好像没有哪家的孩子玩这种游戏时受过伤。

我玩过的一种最有技术含量的游戏是放幻灯。那时候外面经常放映露天电影,放幻灯的想法大概就是从露天电影受的启发。找来一些玻璃片,用墨笔在玻璃上画上图案,用一个纸盒子当放映机,前面插着玻璃片,后面放一只手电筒。白天,把家里的窗帘拉上,造成电影院的效果,然后,拧亮手电筒,白墙上就有了放大的了我们自己亲手画上的图案。

童年时代,吃糖、吃饼干是奢侈,过年的时候穿套新衣服是盼望。不富裕,但仍旧有很多快乐。我对于童年的记忆大多是快乐的,不知道童年本来就是快乐的,还是记忆摒去了那些不快乐的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