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难忘两位老师  

2008-12-13 12:5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的一生从事什么职业,跟小时候立下的志向有关。立下什么志向,又往往跟父母和你成长过程中遇到的老师有关。所以,有好父母,有好老师,是一辈子的福音。

我从小爱读书,主要受母亲影响。我母亲自费订阅《人民文学》《人物》这类杂志时,她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到五十块钱。她至今爱书,爱杂志。现在我手头的杂志很多,大部分是编辑部赠阅的,有许多根本没有时间看。隔一段时间,我会挑一些有意思的杂志捎给母亲。回家的时候,我发现她把杂志摆得整整齐齐,真看,而且,有时候谁把杂志拿走了不还,她还不高兴。

很小就想当作家,一是读过一些作家写的东西,不知道天高地厚,认为自己也可以比量一下,二是因为生活当中遇到的一些事情,家庭特殊的经历,有一些想法想要倾诉。而当作家的志愿最终能够实现,是因为我遇到了两位好老师。

两位语文老师。

上初一时,我的语文老师是吴福辉。吴老师是浙江宁波人,长着南方人少有的大个儿。有将近一米八五吧,高,而且瘦,在一个初中一年级女孩子的眼里,他的形象绝对可以称得上高大。浙江人,却说一口很标准的普通话,听他朗诵课文,是一种享受,他的声音有磁性,共鸣好,他的朗诵一点不比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的声音逊色。不但朗诵好,他也很会讲课。吴老师对我的影响除了他的语文课,还有他刻苦学习的精神。有时候晚上路过学校,学校的教学楼里时常有一个窗户亮着灯,据说,那是吴老师在看书学习。吴老师有家,但房子很小,所以晚上常常留在学校看书。吴老师其实只教过我一年语文。1978年,吴老师考上北大中文系,读王瑶、严家炎先生的研究生,跟我后来在北大的老师钱理群是同学。我初中的那所学校很一般,名不见经传,吴老师以中师毕业学历、二十年中学语文教员的资历、将近四十岁的年龄考上北大而且是研究生,当年一定引起过轰动,那是恢复高考以后头一年招研究生啊,积压了多少年的人才都挤到那一条路上,其难度是我们今天难以想像的,但当时我才十二三岁,对这些事情不懂,只知道吴老师去北京念书了,不再教我们,不知道后来还能有师生同在北大读书的佳话。

吴老师走了,朱老师开始教我们。朱老师是吴老师的妻子,四川眉山人,苏东坡的老乡吧。她跟吴老师是中师的同学。朱老师的普通话带着四川味儿,没有吴老师标准,但她的课有特点。我印象最深的,一是当时晚上补课时(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我们晚上补课好像不收钱!为了我们考重点高中,老师们是义务补课!或者即使收钱,也是很少很少,象征性的收一点,过去三十年了,我有点记不清),每堂课朱老师总会留出几分钟时间,讲一个成语,或者一段历史典故,实际上是给我们这些文革时开始上小学、缺乏课外书的孩子补中国历史、中国文化课,这些内容都是课本上没有的,当时考高中也不一定考,但朱老师以她的远见,坚持每天给我们讲一段,让我们这些学生受益一生!

让我受益最大的,是朱老师的作文课。朱老师给我们留很多作文,比一般的班级都多,差不多一周要写两篇,而且,经常无命题,随便,写什么都行,什么形式都行,自拟题目。现在回想起来,那不是我们最初的创作吗?虽然我们可能写得幼稚、简单,但那是一个写作者的起点,我们开始琢磨构思、拟题、选材、考虑采取什么形式,那种扎实的写作基本训练,现在只追求考试分数的初中语文老师才没有耐心督促学生去做呢!

当时,不知道自己偏得了。考高中时,这种扎实的语文基本功就显示出来了,我们这个班的语文成绩普遍很高。上高中,听重点高中语文教师讲课,感觉怎么还不如初中老师讲得好呢?

我高中的语文老师姓刘,据说已经去世,愿他安息。刘老师也很好,尤其对我很好,但跟吴老师、朱老师比,有差距。

朱老师,朱衡青,我考上高中以后,她很快也离开了我初中的那所学校,去另外一所重点高中当语文老师,再后来,因为吴老师毕业留京,几经努力,她调到北京,到出版社当编辑,直到退休。

我考大学时,十七岁。一个人坐火车去学校报到。虽然头一次去北京,心里却并不慌乱,因为知道学校在北京站有校车接,而且,我父母事先已经跟吴老师通过消息,知道他会到车站去接我!

我在北大时,吴老师快毕业了,我们在未名湖畔有一段时间不长的共处机缘。同学中有人听说我初中语文老师竟然是王瑶、严家炎的研究生,非常惊讶、羡慕。

吴老师毕业以后住过茅盾故居,记得我还去过后圆恩寺胡同的那个院落,因为走错了胡同,摁了另一个胡同的十三号门铃,被朱门里露出一双眼睛的卫兵好一通盘问。现在回想,那一带胡同里当年住着不少高级干部,不知道我无意中撞到了哪一家。

吴老师退休时的职位是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是一位很有成就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专家。

吴老师和朱老师,是对我有巨大影响的人。跟他们的缘分,不知道是前世怎么修来的。一个浙江人,一个四川人,如果不是那个特殊的年代,他们不会到东北的一个小地方来,可能也不会以中学老师为职业。两位老师家庭出身都不好,这可能是他们来到东北谋生的一个原因。据我所知,我初中的那所学校、高中的学校,还有一些像他们这种家庭出身不好的南方人,有的还是名牌大学毕业。当年他们独自或者随家庭到东北来,有一种被发配的意思,总之很坎坷吧。但他们的坎坷,却无意中给我们这些小地方的孩子带来了福音。后来听说,当年恢复高考,朱老师也考上了四川大学的研究生,可那时候他们还有两个孩子,其中的小儿子跟我是同班同学,总不能两个大人都去念书不管孩子了吧?最后的选择是吴老师去读北大,朱老师留下带孩子。如果朱老师也去念书,我的初中老师就换了别人,那我的损失得多大呀!朱老师也是一个在学业上非常刻苦的人,后来她写过一本《路翎传》。如果当年不是家庭的拖累,我相信她也会成为一个研究专家,她具备那些素质,但夫妻二人都去读研究生,在那个年代是不现实的,作为女人,她只能做牺牲。

我初中的那班同学,当作家的,当编辑的,当记者的,都有。最扎实的语文基本功,对文字的最初的感知、认识,我相信是这两位语文老师起了重要作用。

我在心里感激他们一辈子。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