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施舍的困惑  

2008-11-11 08:4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城市的街头闹市或者车站码头一类的地方,常常能看到乞讨的人。他们衣衫褴缕,甚至大多有身体的残疾。从前,每每看到他们那扭曲、残缺的身体,我的心里都会升起怜悯,手会不知不觉地伸向腰包。一两块钱只是城里孩子的一只雪糕钱,连肯德基的一个圣代都买不到,但是对那些乞讨的人,也许确实非常重要吧。放下一两块钱后,心里会有短暂的安慰,因为自己做了善事。

但是现在我掏钱的次数越来越少,我想这跟吝啬还是慷慨无关,它更关乎一个人对乞讨的看法。近年有关乞讨骗局的报道时有所见,据说有些乞丐是丐帮头儿的挣钱工具,甚至有一些丐帮头儿会把拐骗来的孩子弄残疾了,然后训练他们出去行乞。那些像我一样施舍出去的钱,最后变成了丐帮头子花天酒地的资本;还有的地方竟然靠乞讨成了家家盖楼房的乞丐村。这样的消息让我愤怒同时也有些沮丧。我相信在城市的乞讨大军中,肯定会有真正的贫穷的人,他们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才肯低下自己的头伸出自己的手,但是,我没有能力去判断我面对的乞丐是真是假,是被丐帮头儿放出来的挣钱工具还是真的吃不上饭的穷人。不想把钱掏给骗子,因为给骗子钱不叫施舍而叫上当受骗,是一件让自己瞧不起自己的事。

从前,带着儿子在街上走,看见乞讨的人,我差不多总会掏出一些钱,哪怕三角五角。我想在儿子面前树立一种榜样,让他有同情心,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弱者,有许多比我们更穷的人,要爱护穷人。但自从我转变了施舍的观念以后,再跟他一起出门,碰上乞丐,如果我没有掏出钱扔到那种盛满了硬币的盆子里,他就会质问:“妈妈,你为什么不给他们钱?”

回答小孩子这样的问题是一件难事,他最初的观念是你灌输的而你现在自己又试图改正,这种自相矛盾的行为,让一个母亲的权威受到威胁,并且会影响到今后你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我不得不把我所知道的关于乞讨的一些真相讲给他,让他相信,真正的乞丐我们还是应该施舍的,但对那些骗子,我们不能白白上他们的当。儿子继续追问:“妈妈,那我们怎么才能判断哪个乞丐是真的哪个是假的?骗子难道会自己说他是个骗子吗?”儿子的问题让我无法回答,我只能说:“儿子,如果一个人向你乞讨说他吃不上饭,我们可以给他买一块面包而不是给他钱。真正的乞丐会感激你的面包的。”

我知道自己的回答其实是非常没有力量的,但面对一个小孩子的追问,你又不能不尽力回答。

其实不光面对儿童,在成人世界中,关于应该怎样施舍、怎样做善事也是一件看法不一的事。我一直认为,社会应该对街头的乞丐负责。如果人人都有社会最低生活保障金或者更完善的慈善机构、更完备高效的城市管理制度,城市街头的乞丐是不应该出现的。

除了街头的乞丐,还有洪水、地震、修长城、支援老少边穷、、、、、、地球太大,灾难不断,总有比我们更需要帮助的人,我们应该对世界伸出爱的手臂。作为一个有单位、按月拿工资的人,通常我们会按级别拿出一定数目的钱作为表达我们爱心的标志,当然,这种时候通常不叫施舍,一般叫慈善捐款。每次捐完款,单位会在显著位置用大红纸写上捐款人的姓名和捐款数目,这种差不多每年都会有的施舍行为,已经成为一个单位人的必修课,几乎没有人提出异议,即使有人背后发了点牢骚,最后也还会拿出钱来,有的单位干脆就是从你的工资里扣除。

我的一位熟人,也是一个有单位的人,却几乎从来不参与这种捐款。熟人以前做新闻记者,有一次随扶贫团去采访,回来后愤怒宣示,以后不但不再捐款,连旧衣服旧裤子也不捐了,他宁愿把自己家不穿的衣服直接送给他认识的穷人,而不是让一些鱼肉乡里的村霸把他捐献的衣服当成横行乡里的砝码。据说他参加的那个扶贫团,在贫困县受到的礼遇和款待,喝掉的高档酒、吃掉的高档饭,远远高于他们送去的善款,他不明白,这种形式的扶贫有什么意义?他不愿意把自己的钱就这样不明不白地送出去,不愿意被愚弄,他宁可自己把钱直接交到穷人的手里。

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们有权力做自己的选择,但大多数人,如我,我们可以在街头的乞丐面前扭头而去,却无法不在这种带有一些潜规则的集体行为面前低头。作为一个单位人,我们需要晋级、提升,而晋级提升的前提是要竞争。关键时刻,一次迟到或者一句不得体的话都可能成为影响晋升的砝码,更不用提从自己兜里掏钱这样众目睽睽的大事了。

善良、怜悯无疑是美德,却因为社会的复杂而难以一言以蔽之。在没有原则、随众掏钱与带点抗争意义的拒绝之间,也许后者更需要勇气、更符合善良本来的意义,但其中的复杂性,连成年人之间都难以沟通,跟我家小儿这样的孩子更是无法说透。

一次我带儿子乘公交车。车停某站,上来一位乞丐,他在每位乘客面前磕头,你不掏钱他就不离开。公交车上人不少。是冬天,窗户关得很严。乞丐的身上有一股复杂的难闻的气味,让不流通的空气更加难以忍受。当乞丐来到我面前时,不等他磕头,我就掏出一块钱递给他。当乞丐识趣地离开我面前的位置时,我遭到了儿子的质问:“妈妈,你不是说在给乞丐钱之前要判断一下他是不是真乞丐吗?你怎么能断定他就是真乞丐?”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老实说,在内心里,我更感觉他是一个假乞丐。面对儿子明亮的眼睛,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儿子,也许他是一个假乞丐,但他身上的气味儿太难闻了,我只是想让他早点离开而已。”

儿子一脸的困惑,我的回答明显不能消除他的疑问。

儿童的很多疑惑,最终需要靠他们自己去感觉、去悟,光靠大人讲道理解决不了,更何况大人本身讲的道理就不那么有说服力。

儿子上学了,也开始经常捐款。东南亚海啸,红十字会,某地的旱灾。地球这么大,总有地方不太平。开始他问我应该捐多少,我说你自己决定,但钱要从你自己的储蓄盒里出。一开始他使劲儿捐,因为捐款多的学生老师会点名儿,儿子是个上进的孩子,他愿意让老师点名表扬。当他的储蓄盒一天天空下去的时候,他开始只捐一块两块钱了,他给我的解释是:“老师说,我们现在还不挣钱,表达一下爱心就行了。”我知道还有一句潜台词他没有说,那就是,如果光往外捐钱而没有别的经济来源,他的储蓄盒很快就会空了。他已经知道一点应该怎样支配自己不多的钱了。

世界太复杂。一个很多事情自己都处理得不好的成年人,一个母亲,在帮助儿子成长的时候,其实自己仍旧有许多困惑。将来某一天,儿子终会有给我上课的那一天。那时候,他就真的长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