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千里之外的酸菜  

2007-10-27 10:0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远不止千里。从沈阳到成都,直线距离也几千里了吧,说千里只是言其远而已。

听说同事去成都出差,我急忙给成都的伯父打电话,问他需要带点什么。现在物资流通水平大为提高,一般的东西无需如此远距离地人工搬运。不像从前。从前伯父从成都回东北,每次都带一大堆东西,茶叶,汤圆心子汤圆粉,腊肠,牦牛肉干,五花八门。现在这些东西超市里都能买到,比原产地也贵不了多少,不必大包小包地背了。但是对伯父来说,有一些东西在成都的超市里是买不到的。比如东北人爱吃的酸菜,还有东北产的黄豆大酱。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从东北鞍山支援三线到成都的伯父,五十年乡音未改。2003年我去成都开会,出成都火车站,一眼看见接站人群中的伯父。高大的东北男人在成都的人群中格外显眼,尽管伯父已经老了,不再像年轻时那么挺拔。当天晚上我住到伯父家,亲眼看到他把一盘子肉丝炒酸菜全部吃掉,一边吃一边说好。酸菜是我带去的,沈阳市场上到处可见的塑料袋装酸菜,在成都我伯父眼里,是难得的美味。科学研究说人的味蕾是童年时期形成的,小时候吃什么,一辈子都改变不了。据说张学良晚年也非常想念酸菜。我伯父没有张学良那么大的名气,却同样想念酸菜。在成都,当年一起从东北去的人,经常互相切磋渍酸菜的经验,他们像在东北老家一样,在家里备了缸,秋天买大白菜渍。但不知道是水土的原因,还是当地气候与东北不同,或者四川的白菜与东北老家两样,总之他们在成都渍的酸菜经常不成功,有时候整缸整缸地烂掉,偶尔有成功的时候,酸菜便成了馈赠亲朋的佳品,可以津津乐道好多年。

伯父是个恋乡的人。从前他平均三两年就能回一趟东北。没退休时找机会出差,单位里凡是到东北的公差几乎都让他们这些东北人包了。退休以后他自己花钱回来。东北老家还有亲人,有些人见一次就再见不到了。伯父说:挣点儿钱都捐铁道部和航空公司了。现在火车提速、飞机越来越方便、家里也不缺车票钱,可我的伯父现在却很少回来了。年纪大,身体不行了。坐火车吃不消,坐飞机心脏又受不了。回不来便越发地想念家乡的一切。包括酸菜。

2006年春天,单位同事去成都出差。伯父说成都什么都有,这么远,不麻烦了,什么都不用带。我在电话里说:要不,还是带点酸菜和大酱吧?反正他们是几个人一起去,也沉不哪儿去。伯父沉默了一下,同意了:行,那就还带酸菜和大酱吧。

沈阳市场上的袋装酸菜,最好的也不过两块,黄豆大酱不过一块钱。装了一大袋子,不过是几十块钱的东西。同事说你这么远捎东西,带点值钱的啊。他们哪里知道,对远离家乡的人,最想念的就是最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