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母子战争  

2007-10-27 10:3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水浒”女人

 

儿子很小的时候就是个“水浒”、“西游”、“三国”迷,他经常以这些古典名著中的人物自居,动辄“我是托塔李天王”、“我是二郎神”,挥舞着塑料青龙偃月刀,在窄小的屋子里舞来舞去,威风八面,洋洋自得。

有一天,为了讨好他那好不容易早归一次的老爸,儿子在老爸面前做十分乖巧状:

“爸爸,咱们玩《三国演义》好不好?你当大刘备,我当小刘备?”

我在一旁打岔逗乐:

“《三国演义》里哪有小刘备?刘备的儿子叫阿斗,一点都不厉害。”

一定是嫌我的话扫了他的威风,儿子很生气地说:

“没你的事儿,不让你在《三国演义》里呆着了,你到《水浒传》去吧,你当孙二娘吧!”

儿子一句话,就把我打发到《水浒传》里去了。说心里话,让我做《三国演义》里的那些女性,我还真不愿意呢!“三国”里有名有姓的女人不多,刘备有甘、糜二夫人,她们在“三国”里影子一般晃了几晃,要不是有了抚养阿斗的功劳,世人恐怕根本不会记得她们。刁蝉和孙权的妹妹虽然美貌一时,但人们主要还是因为“美人计”和“赔了夫人又折兵”这两个著名的段子记住她们,她们不过是“三国”男人世界一次次尔虞我诈的小小砝码而已,除此之外,人们还能记住她们什么?至于《西游记》中的女性,除了妖怪就是死缠着唐僧非要与唐僧结婚的花痴,倒是《水浒传》中虽然讲的是一百单八将举义造反的故事,其中的女性形象反而更丰富多彩、有血有肉些。要我选择生活在古代,我倒宁肯呆在《水浒传》里。

在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中,除了以儿女情长著名的《红楼梦》,女性形象最为丰满的确实要属《水浒传》,说武将,有孙二娘、扈三娘、顾大嫂,和男人们一起打家劫舍、聚义造反,人肉包子也卖过,大碗的酒肉也吃得喝得,让女人们看了痛快、酣畅;至于像潘金莲、阎婆惜、杨雄老婆那种女人,虽然为传统的伦理所不耻(中国许多传统的戏曲故事取材于此),但她们确实是生活中有着七情六欲的真实的女人,连李师师那样的妓女也敢弃皇帝的宠爱于不顾,甘为爱情浪迹天涯,偷情也罢、谋害亲夫也罢,她们敢爱、敢为的精神气质,与孙二娘、顾大嫂们是一脉相承的,让后人们感觉,那样一个时代,虽然女性地位低下,然而女人们活得恣意真实,是那样一种举旗造反时代特有的风尚。

四大名著中,女人数量最多的自然当属《红楼梦》,不但有正册、有副册,还有许多入不了册的丫环姐儿粗婆子们,但《红楼梦》里的女人大多是温室里的鲜花,虽芳香艳丽,却缺少自然的气息,给人一种远离生活真实的塑料花的感觉。《红楼梦》中最真实、自然、富有生活气息的女性形象,当属贾府的穷亲戚刘姥姥,她在大观园中洋相百出,她那些装憨弄影的大实话能够讨得王夫人、王熙凤们的欢喜,不但反衬得大观园中的贵族生活的无趣,也向我们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在金钱之外,女人们的幸福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那就是生活的率真和自然,像元妃、林黛玉们那种被生活扭曲了的女人,虽生在富贵之家,食膏粱、衣锦缎,其结局反倒不如村妇刘姥姥那样快活。

所以,当儿子将我判到《水浒传》里去做孙二娘时,我是佯怒窃喜。

如果让我做一个生活在古代的女子,我还是到“水浒”时代去吧!

 

骆驼的背

 

儿子有一天歪着头问我:“妈妈,你知道骆驼的背为什么是驼的吗?”

已经习惯于他脑筋急转弯式提问的我,小心翼翼地回答:“骆驼老了吧?”

“嘁,这都不知道,练手风琴练的呗!”

听到这里你该知道了,我的儿子是个琴童,一个正在练手风琴的琴童,而且,他对练琴这件事并不热爱。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正走在上琴课的路上。

在我身边,有许多像我儿子这样的琴童。他们弹钢琴、拉小提琴、手风琴,因为他们的父亲和母亲认为自己的孩子应该懂一门艺术课,应该有一门艺术修养。他们节衣缩食,买乐器,支付一堂课几十、上百的学费,每天还有搭上不短的陪练时间。然而,绝大多数琴童的家长,他们都有一部辛酸史――为练琴夫妻反目的有之,母子(女)成仇的也不是没听说过。当陪练的家长为督导琴童们声嘶力竭地喊叫时,那些孩子,像我儿子这样的孩子,却会这样反驳:“干嘛这么凶,不就是练琴吗?练琴能当饭吃吗?别那样好不好!”

那些对着琴童吼叫的家长(绝大多数是母亲),当他们为孩子的反驳而更加生气时,却不得面对这样的现实:孩子不爱练琴。练琴太苦。他们也犹豫过,动摇过,是不是让孩子坚持下去,是不是把每天练琴的时间还给孩子,让他们下楼去跑去跳。然而,另一个现实是,如果在小学阶段不挤出时间学习乐器的话,上了中学,学琴这件事就免谈了,因为还有更严酷的中考在考验着孩子也考验着家长。也就是说,过了小学这个阶段,任你的孩子是个神童,恐怕你也不会拿孩子的前程去冒险,不把学习文化课放在第一位,还让孩子去练这个琴那个琴。也就是说,如果你心疼孩子,如果你等着孩子长大一些明白练琴是童子功、必须从小做起时,那就意味着你的孩子永远错过了掌握一门乐器的可能。

在这样的现实面前,许许多多如我一样的家长便不得不恩威并施,面目狰狞,吓唬尚小的孩子,让他们死了不学琴这条心;一方面还要表扬、引导,不要让孩子对练琴这件事产生太多的反感,也不要因为练琴跟家长产生太多的隔阂。这种左思右量、小心翼翼的心态,相信每个琴童家长都遭遇过。

也许有人会说,费那么大的劲,不学不就完了吗?何必呢?孩子不喜欢,强摁着头,大人孩子都难受!

说这话的人,你一定忘了,望子成龙可是天下父母的“通病”。想想你自己,即使你没在学乐器这件事上逼过孩子,你也一定做过别的让孩子不心甘情愿的事情。

有那么一天晚上,儿子的琴练得还算让人满意,当然我也没有发火。在这样一个难得和气的时刻,我把他拉到身边,问:“儿子,你说说,骆驼的背是不是因为练手风琴练的?”

儿子笑着说:“妈妈,那是一个玩笑而已,你怎么当真了?”

我在心里说,儿子,妈妈知道你不是玩笑。那是你的牢骚。是你这个正在成长的小小男人的反抗。将来,等我老了,等我的背真的驼了的时候,我会把你这个故事讲给你听。那时候我会说:儿子,我的背可不是因为练琴驼的呦!

 

后娘与萨达姆

    被儿子疑作后娘的那一天,是我一生中不能忘记的一个日子。

儿子十岁了。

 那个晚上,洗漱完毕的儿子悄悄来到我正工作的书房,小心翼翼地对我说:“妈妈,我问你一件事儿行不行?”

 我一如继往做慈祥状:“什么事儿,说吧。”

 “那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

 “说吧你。”

 “妈妈,我怎么认为你是我的后娘呢。”

 “为什么?”极力掩盖住内心的震动,问他。

“因为你对我太狠了。我看的那些书里,只有后娘才对孩子那样狠。”

“我怎么对你狠了?”

“我淘气的时候,你那种大喊大叫的样子,像巫婆一样。我觉得后娘就是那种样子。”

我耐着性子咬着牙告诉他:“不许胡思乱想,告诉你吧,我就是你的亲娘。等长大了你就明白了,只有亲娘才会对自己的亲儿子这样大喊大叫,她是恨铁不成钢,希望儿子早一点成材。明白没?”

儿子作明白状,睡觉去了,却留下他的“后娘”几乎彻夜失眠。望子成龙是天下父母的“通病”,而按传统的家庭分工,母亲又是跟孩子接触最多的,也就是说,母亲正是实施“望子成龙”计划最多的那个人,对孩子越严厉、越高标准、越“狠”,她被看作“后娘”的可能性也就最大。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孩子的将来,后娘就后娘吧,正像自己对孩子解释的那样,长大了他就明白了,只有亲妈才会这样要求孩子。

就这样安慰着自己,心中的疼和委屈,在慢慢地平复着。

孩子却不肯饶你。

几天以后,也是准备睡觉的时候,儿子磨磨蹭蹭地走过来,贴着我的脸说:“妈妈,是我错了,我想通了,你不是我的后娘,你还是我的亲妈。妈妈你不会生我气吧?”

极力掩饰着心花怒放,为儿子的终于长大而欣喜时,却不料又遭到了当头一棒:

“妈妈,你虽然不是我的后娘,但是我觉得你特别像一个人。”

“像谁?”

“像萨达姆。”

“我怎么像萨达姆?”

“你对我太独裁、太法西斯!你想让我学什么我就得学什么,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得干什么,我一点自由都没有!”

面对儿子的愤怒和诘问,我无言以对。一个自认为是善良的、对儿子充满了奉献精神的母亲,被她的孩子指责为萨达姆,我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毛病。

也许,真是我这个当母亲的错了?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