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蛮荒.流浪.女人  

2007-10-25 17:3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人类的祖先走出蛮荒之地,建立起日渐辉煌的现代文明以来,人类越来越远离大自然,更远离苍远混沌的荒蛮野地。人类是何等能干、有智慧善行动的高等动物,在他们的一双双巧手之下,整个地球越来越失去其本来的自然面貌,覆盖在现代的钢盔铁甲之下。人类日益追求高度物质文明的现代生活方式,沉浸于奢靡与舒适,只有极少数心灵不安分者走进地球上所存不多的蛮荒、准蛮荒地带,试图去探究仍处在物质贫乏状态下的另一些人在过着怎样的生活,试图在那里发现可使现代人兴奋的物质和精神的财富。

在东方,一位祖籍中国浙江,成长在台湾的少女名陈平者,在游遍了现代文明高度发达的许多国度之后,带着浪漫,带着猎奇,带着想成为第一个走过撒哈拉大漠的女人的壮志,一头闯进了浩瀚灼人的撒哈拉大沙漠。

在西方,出身于丹麦贵族家庭的卡伦.布莉克森夫人爬上炽热的肯尼亚山冈,即使在婚姻破裂之后,仍只身留在那片神秘的土地上,希冀永远埋在那里,融化在非洲的热土地中。

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吸引着这两位家庭出身、文化背景、生活年代不尽相同的女子,共同踏上了那块在现代人眼里至今仍旧是十分落后的古老大陆?又是什么力量使东方和西方的读者观众在大众传媒高度发达的年代,对这两位奇女子描述她们在非洲生活的回忆录如此热衷?笔名三毛的陈平的书在台湾、大陆畅销,多少女人,梦里踏着三毛的足迹在西撒哈拉、在加那利群岛神游,和三毛一样兴奋、一样哭泣、一样为荷西的死痛不欲生……而卡伦.布莉克森的那本Out of Africa(汉译《我的非洲农庄》),在问世了半个世纪之久的一九八六年被美国人搬上银幕,竟在竞争激烈的奥斯卡大战中站稳脚跟,获得多项奥斯卡大奖……

这或许是因为三毛和卡伦.布莉克森的作品不约而同地应和了现代人的强烈的猎奇心理?尽管现代传播媒介已经使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发生的大事很快出现在各种语言印刷的报纸上、出现在广播电视中,但那些准蛮荒地带的风土人情在世人面前仍是模糊不清的、神秘的,被现代生活磨砺得麻木了的人们需要在这种对生活未知生存状态的探索中来完成一种精神上的满足。

但恐怕还不能仅仅用猎奇来解释这一大批热心的观众读者。有许多人也许是陶醉于作者们描述的那种自然风貌和生存状态?吉库尤人的原始的神秘之舞,沙哈拉威在残酷生态中的强壮生命力,非洲大陆那些尚未被现代文明完全污染的神秘的远古蛮荒状态,使现代人在对比了自己的生活之后,不免产生向往之情。在人类的心灵深处,一定还残存着对远古时代的记忆与回想。美妙无比的自然风光,人和大自然的和谐统一,心灵的自由和纯净,不能不对现代人产生感召力。正像卡伦.布莉克森说的那样:“在这高空的大气中,人们可以舒畅地呼吸,吸进生命的真实感和心灵的愉悦。”

住在高原上的人会在早晨醒来时对自己说:“我在这里,在我应当生活的地方。”

这无疑是一种令人深思的现象。美国黑人曾经到非洲大陆去寻根,因为他们想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而三毛,一个饱受中国传统家教的女子,卡伦.布莉克森,出身贵族家庭,本该习惯于北欧寒冷的白种女性,却共同挣脱了深厚传统的羁绊,也走进那片贫脊而又肥沃的土地,她们去寻找什么?是去寻找人类祖先的根,还是寻找人类理想的生存状态?

流浪,流浪。世世代代,总有无数的流浪者,或迫于生计,或出于天性。是前者,因为饱含生存的艰辛,也能留下令人悲泣的文字,而更能牵动俗子之心的,恐怕还是后者。出于天性的流浪,因为不必为了生存而付出一切,所以他们对所经历的山川河流、风土人情带着更多的欣赏性、探索性,这正应和了千万里之外、不同时代的读者的需求。这些读者或者没有时间,或者没有经济能力,或者没有迈上异乡之路的勇气,三毛和卡伦.布莉克森的书为他们展开了一个唾手可得的世界,他们需要付出的只是一本书或者一张电影票的价钱,加上所需不多的时间。

男人和女人,天生的就有差异。女人较之男人可能具有更多的流浪的天性,因为女人比男人更罗曼谛克、更富于幻想。但是在生活中,真正的流浪者,男人远远多于女人。三毛和卡伦.布莉克森的书中,和她们同行的,绝大多数是男性。男人比女人更富于实践性。男人有了想法就去做,女人有了想法则要思虑再三。在险恶的世态中,女人要随时做好被侵犯的准备。一旦女人真正去实践了,就会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就有了用激昂的文字记下自己所见所闻让世人知晓的欲望。同样是去沙漠,男人荷西连声招呼都不打,先去沙漠找了个赖以生存的工作,然后默默地开始了沙漠之旅,好像流浪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一个男人本来的生活,是一个男人生命中应有的内容。卡伦.布莉克森的男友,蒂尼斯.芬奇海顿和肯尼亚的各种土著打成一片,和非洲高原的森林、动物们一起融为非洲高原上的风景,最后埋葬在那片土地上,墓地上时常守护着林中之王。他们都默默地顺从了自己流浪的天性,然后又无声地埋在异乡的土地上,就像埋葬在非洲大陆上的那些狮子、大象、长颈鹿和其它许多小动物。如果不是他们身边的这两位女性,他们也许永远不为世人所知。

现代的读者观众为三毛和卡伦.布莉克森所感动,或许还与她们的流浪生涯中都有着不同寻常的爱情有关?现代人的爱情已经更多地打上了金钱、世俗的烙印,而三毛对荷西之爱,就因为荷西能够义无反顾地陪她走进撒哈拉;卡伦.布莉克森与蒂尼斯之间的友爱则因为他们可以共享对非洲高原的眷恋之情,共同融为高原上原始而又优美的风景。然而她们的爱情又同是悲剧性的。两位优秀的情人最后都埋葬在那片蛮荒的土地上,留下他们罗曼谛克的女人独自哭泣。最后,她们都不得不离开伤心之地,回到从前那块自己曾经奋力挣脱了的故土,以回忆往昔岁月来结束自己的有生之年。冥冥之中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对人类暗示吗?非洲大陆真正的主人是土著的索马里人、吉库尤人、马赛人和沙漠中的沙哈拉威,他们和那片土地是浑然一体的另一番天地。三毛也好,卡伦.布莉克森也罢,都是伴随着打着现代文明旗号的殖民主义走进那块大陆的,尽管她们较之一般的殖民者可能更多了一些人类善良的同情心,但是没有殖民主义她们就没有可能在那块大陆上完成自己流浪的壮举。卡伦.布莉克森,一个来自北欧的女子,有什么资格取代当地土著成为成千上万亩土地的主人,成为某种程度上支配土著生活的女王?来自东方台湾岛的三毛也不必以文明人的眼光去挑剔那些早婚、肥胖而又绝少洗澡的土著沙哈拉威,要知道三毛赖以保持现代文明生活水准的荷西的工资,是西撒哈拉丰富的磷矿宝藏的一部分。西撒哈拉的宝藏并没有给沙哈拉威带来财富,大自然赐给沙哈拉威的宝藏只给他们带了殖民者和备受歧视凌辱。那个富饶的地方一直饱受着殖民者的蹂躏。

那种冥冥之中的神秘力量是想这样暗示人类吗――人们,请不要再到那些蛮荒而富饶的土地上去寻梦了,你们的到来只能打破土著人原有的宁静和秩序,而你们什么也得不到。等待你们的只有死亡和哭泣。你们因为自己的贪欲已经被上帝永远逐出了伊甸乐园。

 注:   三毛,台湾已故女作家。著有散文集《雨季不再来》《哭泣的骆驼》《稻草人手记》《温柔的夜》等多部。

        卡伦.布莉克森夫人,丹麦女作家。生于一八八五年,一九六二年去世。《我的非洲农庄》一书被好莱坞改成电影,获多项奥斯卡奖。著有《七篇哥特故事》《冬天的故事》《草地上的阴影》《埃德伦加》等作品多部。中译本《我的非洲农庄》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8年出版。

(在台湾“海峡两岸女性文学发展学术研讨会”上的报告  2003年10月于台北)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