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倾听天籁> 等待开海的码头  

2007-10-20 08:0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蜇成长的季节,尚未开海,渔人们三五成群,站在码头边,坐在机船上,看夕阳西下,聊天,自由自在,蓄养精神,等待着开海的日子。据说,海蜇收获的季节,出海的渔人,一船的收获,多者可卖几十、上百万块。到信用社存款,不用兜揣,不用包拎,用麻袋装。我没见过开海的日子,但我相信渔人富。小小的渔村,一色的新房,且大多是二层楼。码头上乘凉的渔人,也大多是一脸的满足和安详,偶尔还露出一些渴望,一些因为漫长的等待而产生的焦灼。

有坐不住的,便甩掉上衣,只剩一条短裤,跳到海里去。这一年的海蜇多得恼人,站在岸边就可以看见水中密密麻麻大大小小水母样的海蜇荡来荡去。游泳的人,左手拨走一个,右手却已经被蜇了一下。被蜇得次数多了,便耐不住,沿着沙滩走上来,一边揉搓海蜇蜇过的地方,接着乘凉人扔过来的戏谑和笑意。

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等待开海。据说开海的日子非常壮观。夜半,码头上灯火通明,万船待发。攒足了劲儿的渔人们只等渔政的枪声一响,便百舸争流,冲进大海和财富的怀抱。渔人不用天天下海。在开海的那些天里捞足了,一年的日子就滋润着,无忧无愁了。

等待开海的海边码头,平静中孕藏着躁动。

我在码头旁边走来走去,试图体会渔人的心绪。等待收获的渴望,人心是相通的吧。

只有岸边角落里的那个女孩,我看不明白她为什么垂钓。她握着一只破旧的鱼杆,站在水泥码头的岸上。她的脚下,一只罐头瓶,装着刚刚盖满瓶底的饵料;一只小水桶里,只有半桶混浊的海水。

我在她身边,站了好久好久。她并不睬我这个唯一的观众。好像我并不存在。终于是我忍不住,开口问她:“能钓上来吗?”

她瞥了我一眼,又低头看海,看杆。老半天,才说:“钓上来一条,又跑了。”说完,专心去看杆,再不理我。

她的冷漠,竟使我再无话可说。我猜她压根儿就不需要鱼。这到处是鱼的村子里,会缺几条小鱼?她只是没有别的事可以消遣。假期作业早做完了,她也不愿加入那种纯粹女孩的游戏。她有点孤僻。这让我喜欢她。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也很孤僻。但我那时只是坐在小角落里翻书,或者呆呆地望着某处久久不动,胡思乱想,煮饭的锅已经烧漏了还浑然不觉。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还从来没见过海,也不知道可以在海边垂钓,更不知道一个人面对着大海,只和大海沟通,是怎样一种滋味。

黄昏的海边码头,人的声音和潮声一起轰响。只有这一隅是宁静的。海的腥味在夏夜中弥弥漫漫,连狗的叫声也浸染着一股腥味儿了。

女孩儿,你让我心疼。就像心疼我自己的童年。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