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倾听天籁>在山里听歌  

2007-10-20 08:1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爬峨眉山是一件既辛苦又快乐的事。辛苦自不必说,爬山莫不如此,而快乐是辛苦的报偿。峨眉山沿途的寺庵殿阁已足够游人眼花缭乱,更不用提惹人怜爱的猴群,比目皆拾的秀景,以及可以走到哪儿吃到哪儿的川味小吃。峨眉山名不虚传。

爬峨眉山的快乐还有一宗,那就是在山里听歌。当你气喘如牛,口干舌燥,向着金顶艰难跋涉几不可支时,一阵美妙如仙的歌声从山上传来,让你怎能不欣喜若狂!雾很大,看不见唱歌人,但你知道歌声出自女人的喉咙,那声音既不年轻也不苍老,清亮、悠远,以一种雪域高原特有的高亢、婉转,向你昭示在山里听歌的魔力。歌声持续不断,随山风荡漾,漫坡漫谷,而偶尔的的一两声低沉的男和声相伴,仿佛遥远的大山传来的回声。歌唱者用的是雪域高原的语言,让人听不懂她是在歌唱山的美好,还是在歌唱忠贞的爱情。其实你不必知道她在歌唱什么,你只需听她在唱。歌声让你知道她一定来自比峨眉山的金顶还要高很多的地方,否则她不会有如此气量,不会唱得如此自如;听她的歌,你知道她一定来自比海平面高出许多的山上,非如此她的歌声怎会如山高亢;听她唱,你发现世界上还有另一种消除疲惫、增添偏心的方法;你发现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是美好啊,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刻,也会不期然遇到意想不到的快乐······

那种声音有一种魔力吸引你去回忆、去寻找。此后的每一次登山,你都会仔细倾听山的声音,在累极处,渴望能够再一次听到那种美妙仙乐。可惜,你终没能听到。

听不到便想到自己去唱。登高处放开喉咙,也想体验一下做神仙的感觉,而得到的却只是沮丧――并不是所有人站在高处都能放开喉咙,放开了喉咙也不一定美妙。能像峨眉山顶的女人那样歌唱,没有高深的造化难以胜任。自己不可造就,便只好去求助现代化的设备。拎着录音机、收音机在山里听歌,传出来的声音过于专业、过于造作,失却了在山里听歌的生动。也曾在乡间野岭中听村人歌唱,那调子却过于简单、俗套,歌词也嫌粗浅,让人没有想像的余地。种种失望之后,只好自我安慰:并不是所有登山人都有幸听到那种美妙的歌声。碰巧有那么一天,碰巧一位音域辽阔的雪域女子在游峨眉山的途中想要歌唱,也许有心爱的人相伴,她情不自禁地就放开了自己的歌喉,让另一个登山者听得如醉如痴,在后来的日子里几乎是魂牵梦绕;而在她,却像正常人完成了一次自己已经忽略了的呼吸一样,把歌声遗落在那片时空,然后像仙女一样悄然离去。

有一种声音美如天籁,它不会留在任何现代化的录音设备当中,不会出现在歌舞升平的演唱会上。如果你是个有心人,如果你的耳朵还有对那种纯净声音的渴望,你去倾听吧。

在山之巅,在海之滨。

在我们不知道的什么地方。

在我们不知道的什么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