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倾听天籁 >雨中小号  

2007-10-20 08:1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家与音乐学院只一墙之隔。一年四季,尤其是夏天,常常能听到从院墙那边传来的种种声音,练琴,吊嗓子,或年轻的男男女女们无忌的笑闹,为我的日常生活充当背景。

很久以来,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种声音。作为一个在城市里生活的人,我没有权力为自己的双耳选择随心所欲的声音。楼下的马路即使夜半也有隆隆的车通过;小区院里总有扯着嗓子的叫卖:皇姑雪糕、陈大米换鸡蛋、修理雨伞、清洗油烟机;隔壁人家正放你不得不听的摇滚乐;你不感兴趣而家人正看得津津有味的电视剧······比起这些,音乐学院墙那边的声音要动听得多,至少它们富有乐感,至少它们年轻。

然而,那边的声音也很快只能成为我生活的背景。我对它们已经麻木了,就像我已经麻木了许许多多城市强加给我的其它声响。

使我从麻木中惊醒过来的,是夏夜的雨中小号。                                 

那个夏夜,起初是电闪雷鸣,继而大雨瓢泼。铺天盖地的雨水驱散了街头的行人,湮没了马路上狂奔的车鸣。平时主宰城市的众多声音都让位给了暴雨。暴雨是一位老年丧子的妇人,在夜海中以滂沱的泪、以撕心裂肺的呼号倾诉命运的不公。面对她的哭咽,一切声音都哑然失色。妇人的哀伤、幽怨无边无际,仿佛要吞没整个黑色的宇宙。

就在我将被雨夜驱赶到梦中的时候,一种声音划破了雨夜的单调。它来自雨的那端,或许因为穿过厚厚的雨帘的缘故,带着水的湿润,带着时空的悠远,带着淡淡的愁怨,为雨夜奏响了另一种旋律。

我知道,那是小号。除了小号,再没有任何别的乐器敢于向这样的暴雨挑战。在这样的雨夜,钢琴、曼陀琳过于琐屑,徒然增长雨的嘈杂;而笛子、黑管之类又太纤弱,无力与暴雨的哀号相抗争······只有小号,以其纯净、明亮、悠远在雨夜中游弋自如,拨动寂寞之人的心弦。隔着厚密的雨帘,我仿佛看见一个少年站在敞开的窗口,以他青春的胸膛和激情,面对无边无际的雨夜,正吹着他的不知道多少次练习曲。他一遍又一遍吹奏的是我无比熟悉的旋律:1234567—

曾经听过无数次小号的演奏,在音乐会上,在克拉德波里莱演奏的“浪漫小号”卡带上,甚至听过也是从音乐学院墙那边吹来的小号声,但没有哪一次像这次这样,让我深深地迷醉.或许因为另外一些时候与小号为伍的声音太多太杂,显示不出小号的独特;或许因为暴雨夜寂寞得地老天荒的人心易于接受雨声以外的一切旋律。不管怎样,因为那一个雨夜,迷人的小号就永远地占领了心的一隅。

从音乐学院附近搬离已经有些年头了。旧居的点点滴滴,偶尔还会涌上心头。但最明亮、最让我怀念的声音,竟是那一夜的雨中小号,每当暴雨滂沱的日子,我就会想念起那声音、那旋律。不由自主。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