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某棵树上的一片叶子  

2007-10-20 18:1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我们家族是修过族谱的,一种急欲了解自己生命源头的渴望让我恨不得马上就看到谱书。但是,在我们张氏家族,通常是长子才能拥有家谱,父亲行二,没有资格。父亲那一辈,拥有谱书的是我伯父。伯父远在四川。我说给伯父打电话,父亲说,不用问,已经不在了。文化大革命,你大爷胆小,怕留着惹祸,一把火烧了。

修于伪满洲国康德十一年的辽东张氏谱书,是从一位没出五服我得叫爷的一位乡下族人那里借到的。爷是他那一支的长子,逢重要节日,他在家里把谱书当祖先牌位供奉。康德年间印制的二百套谱书,经风沐雨六十余载,已经所剩不多,爷不肯外借,我们理解。不知道后来父亲用了什么办法把谱书借出来,我复印了几份。

辽东张氏祖先士杰,生于前明天启年间,居直隶永平府滦州城西南四十里河西沿大张戈庄,清初尚隶于滦州百社六甲籍民人。清顺治八年,因国家移民至奉天府辽阳城内,数载后迁移至漫山子以开垦土地为生。按谱书记载,其后的张氏族人,大多散落在辽阳、海城、岫岩、凤城、鞍山一带为民,我父亲是移民后的十二代,生于民国二十九年,落草地是岫岩三家子乡一个叫东广峪的山沟沟。

以前翻书读史,对清政府从关内向关外移民略有所知。清举明亡,八旗兵浩浩荡荡入关,山海关外人口空虚,清政府将关内民人迁往山海关外充实自己的龙兴之地,辽东张氏祖先,就是移民中的一份子。当史书上的记载与自己的出处联系到一起时,再读有关清初移民的文字,便有了格外的滋味。谱书上没有记载张氏祖先移民时的确切季节,是寒冬腊月还是烈日炎炎;也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交通工具,是骑马骑驴还是全部用脚丈量,一路上用了多少时间。以当时的物质条件和清政府的强迫政策,真正移民的应该是那些缺少土地、家境贫寒的普通百姓。东北民间,有清以降,来自山东、河北的移民极多,挑个担子闯关东的传说比比皆是,张氏祖先非常可能就是那些挑担大军中的一员。几百年间,那些从海路、陆路闯关东的移民大军,有多少人夭折途中或葬身海底,已经是不可知的历史之谜。而最终在关东大地上经历过日俄战争、军阀混战、日本人的殖民、土匪劫掳、国共拉锯以及其它种种天灾人祸之后还能一代一代往下传承的家族,比如辽东张氏,我们是多么地幸运啊!

张氏家族从祖先士杰那儿开始繁衍,大树一般枝枝叉叉越来越繁茂,让人百感交集。移民出关的时候是一个人,第二代有了兄弟三个,兄弟三人又有了十几个后代。就这样一辈一辈地走下来,到康德十一年修谱书时,张氏家族,已经传到十三代,子子孙孙,男男女女,人数无法计数。而作为这个家族的后代,一个女人,看到谱书上那些数不清的陌生的名字,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我没看过别人家的谱书,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中国家谱都是这样。我只知道,在我们这本张氏谱书中,如果说那些代表着一个又一个曾经是有血有肉的男人们的名字是树上的果实的话,那些没有名字的女人,就是树干上一片又一片的叶子。果实还有机会传承后代,而叶子,落地为泥,成为护花的肥,成为别样的生命。谱书上的女人有两类。一类是张氏男人娶回来的女人,这些女人没有名字,一律被记载为某某氏,比如我的祖母,一个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名字的已逝的女人,她列在我爷爷名字的后面,在张氏谱书中的符号是“高氏”。谱书上的另一类女人也是没有名字的,她们是张氏家族一辈又一辈繁衍下来的女儿,她们列在各自父亲的名下,列在她们兄弟名字的后面,然后是“长女”适某某,“次女”适某某,“三女”适某某。这些张氏女人像她们的母亲一样,没有名字,她们的待遇还不如她们嫁的男人――那些男人倒有许多是留下了姓名的。

一个女人,当她为找到谱书而奔走,以为找到了自己生命的源头,当她为枝繁叶茂的家族的大树而欣喜,却被兜头浇了盆冷水。因为你是一个名符其实的“无名之辈”。这是不是有些太不公平?

因此便想到了天下的女人。修撰张氏谱书的族人,接受的是中国传统文化,遵守的也该是传统中国人修谱书的老规矩。别人家的谱书虽没读过,但在重男轻女这一宗上,应该是没有多大的区别,五十步和一百步吧。一部中国历史不也是这样?漫长的五千年,丹青里记载着不计其数的男人们的尔虞我诈、生杀屠戮,天下是男人们的天下。能够进入史书的为数不多的女人,有武则天、慈禧这样的另类,有杨玉环、赵飞燕那样的祸水,毫无疑问,她们是天下男人们害怕、讨伐的对象。在中国的历史书中,无论官书还是民间杂记,受褒奖、立牌坊的是贞妇节妇,是绕在男人树上的藤。王昭君、文成公主因为替中原王朝的统治者去和亲而被世代传颂,孟母、岳母,因为替男性政权培养出了有用的男人而流芳百世――她们也只是某个男人的母亲,没有名字。

伟大如孟母、岳母这样的女人都不配留下名字,辽东大山里一个普通家族里的女儿,你,也许能更安心做一片叶子了吧。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其实如果硬往透里想的话,无论果实还是叶子,终有凋谢、泯灭的那一天,即使是一个在谱书上,再大点说,是在史书上有了名字的人,不也得遵从自然规律吗?没有人能够万寿无疆。有了名字并不能代表永生,有了名字也不代表活得就好。一片叶子,春天娇嫩可人,像花一样报过春,夏天遮盖阴凉,是知了的栖息之地,秋天由绿转黄转红,让多情的人悲秋愁怅,冬天,不与寒风挣扎,随风而落,化作春泥更护花。也没什么不好。

就做片叶子吧。做皈依自然的子民。

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自己快乐,也让身边的人快乐。不为名累,不悲不忧,欣欣然度过生命中的每一天。

你听啊,风吹过,叶子们在沙沙地响,那也许就是女人们的歌唱。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