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妹的小木屋

不知耘籍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日志

 
 
关于我

女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主席团委员,辽宁省文联委员,编审、一级作家。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在《当代》《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中国作家》等杂志发表过作品。小说、散文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多家选刊及一些年度选本选载。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就职于辽宁省文联。理论刊物《艺术广角》执行主编。刊物投稿邮箱:lnysgj@126.com 刊物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654019557

网易考拉推荐

布拉戈维申斯克郊外的夏令营地  

2007-12-15 09:3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拉戈维申斯克在黑龙江的那一岸,与中国的边境小城黑河隔江相望,她曾经有过的中文名字叫海兰泡,学过历史的人应该记得她,也应该记得悲惨的江东六十四屯。布拉戈维申斯克在俄语里的意思是“报喜城”,因为占领了这块曾经属于中国的土地,侵略者向沙皇报喜请赏。现在,她是俄罗斯阿穆尔州的首府。

出布拉戈维申斯克城,过结雅河大桥,大客车载着来此旅游的中国人去穆欣基地。穆欣基地肯定不是什么军事基地,俄罗斯还没开放到连军事基地都可以让普通游客参观的程度。穆欣基地是一个旅游度假的地方,准确地说,是孩子们暑假里的夏令营地。

大客车在布拉戈维申斯克郊外的公路上疾驰,一路上很少能看到村庄,更难看到行人。到处是未开垦的土地,是一片片秀挺的白桦林。问俄罗斯的女导游,这一带的土地是集体农庄还是也像中国的农村一样承包给个人了,女导游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不,既没有什么集体农庄,也没有什么承包。这里的土地有的是,农民想种多少就种多少,想种哪块就种哪块地。不过这一带的农民很懒,他们只种房前屋后的几块地,够自己家吃就行。”

女导游的话让同行的中国人听了不是滋味。从前属于中国的大片大片的土地,到了俄罗斯人手里,就那样一动不动地闲着,因为他们人口稀少,他们用不着把这些土地全部利用上,俄罗斯才是真正的地大物博啊!

穆欣基地很快就进入了我们的视野。穆欣基地其实只是浩瀚森林中的一片天然湖泊,因为已是秋天,过了雨水充沛的丰水季节,那一片湖水并不宽阔,湖两岸的人影清晰可见,对话也能听得一清二楚。从岸边的建筑距离看,丰水季节这片湖泊也大不了多少。然而这里远离城市,更远离工业,可以说这里的水和空气是没有任何污染的。放暑假的时候,城市里的家长会把孩子送到这里来,暑假的3个月里,孩子们住在湖边的小木屋里,这一池荡漾的湖水和周围无边无际的森林就是他们的夏令营地。

“3个月?没有搞错?是3个星期吧?”

“不,不,确实是3个月。这一带的冬季漫长,夏季很短,夏季中最暖和的3个月不是留给孩子们上学的时间,那段时间是让孩子们沐浴阳光、空气和水的。”

“那,冬天最冷的时候,孩子们要放多长时间的假啊?”

“圣诞节的时候放一个星期的假,剩下的时间,就是他们上学的日子了。”

听到这样的回答,我不知道别人会作何感想,在我的内心,实在是感慨良多。一年中最好的3个月不是让孩子们走进教室里背书本,而是让孩子们在大自然中沐浴阳光雨露,这固然可能与俄罗斯的气候特征有关,那里冬季漫长、夏季短暂,一年中最好的时间让成长中的孩子们充分享受大自然的赠予,对他们的身心发育十分有利,同时也可能与俄罗斯地大物博、生存竞争不是很激烈有关。不像咱们中国,有限的资源很多人去争,落实到孩子们头上,是有限的教育机会让很多孩子去竞争,自然就要互相比着去学习、比着去背书本,以考高分为唯一的目标,连周末和节假日都不放过,更不要提寒暑假禁而不止的到处打游击的补习班了。

然而,让阿穆尔州的俄罗斯人给孩子们放3个月假的最大的理由,我认为还是俄罗斯人的生存观念。当然,俄罗斯人的生存观念应该说是与他们的自然环境和历史传统密不可分的。俄罗斯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世界上的泱泱大国,尽管他们现在可能还并不十分富裕,但那是一种富裕中的贫穷。我们走过的俄罗斯境内,土地、森林大多处于未开垦状态,据说库页岛上的石油储量是我们大庆油田的3倍,可现在,他们竟然还一点儿都没有开采,不知道是没来得及还是暂时用不着。这还只是我们看到的和听说的。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强大的历史使他们虽暂时贫穷却并不自卑,他们只需要充分利用阳光充沛、气候温暖的一段时间,让他们的后代把身体锻炼得棒棒的,任何时候身体都是最重要的本钱,俄罗斯人肯定知道这一点。

季节已是晚秋,穆欣基地里已经听不到孩子们的欢笑,也看不到孩子们嬉戏的身影,只是大客车带来的中国游人在此合影留念。蓝天碧水、尽染的层林和湖岸的小木屋,收进镜头里的景色确实不错。看回国以后洗出来的照片,天蓝得有些过分,有点失真,以为是冲洗过程的毛病,同游的人互相交流以后才终于明白,那蓝得有些过分的天空跟冲洗胶卷的过程无关啊。

头几天看一本关于西藏旅游的画册,有一个小小的发现:画册上西藏上空的蓝天和布拉戈维申斯克郊外的蓝天竟有些相像呢。

那是真正的蓝天,让生活在都市里的人以为有些过分、有些失真的蓝天啊,我们已经有些不敢认为那是真正的天空啦。

 

                                  

                                     原发于2000年《芒种》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